关注现实需要更大的才华

阎连科认为,神实主义是一种方法、一种思维。现实主义作家也有自己的思维方法,他们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卡夫卡那样极其荒诞的思维。但继鲁迅之后,七八十年过去了,中国却没有再产生一个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家,这是非常值得反思的。现实主义走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是一个高峰,你怎么写都是山峰下的一棵小树。关注现实不是多了,是不够,作家没有超越现实。但现在我们一些作家已经表现出了的能力,确实不像想象的那么高。一个作家关注现实需要更大的创造力和才华。

考场范本

最真实的一定是最荒诞的,最荒诞的一定是最为深层的真实。谁都知道,今天现实生活的丰富与复杂,怪诞与奇异,远远大于当代文学作品中的复杂与荒诞。可长期以来,文学过于注重描摹现实,而不注重探求现实。描摹现实的作品肩扛大旗,一路凯歌;而探求现实的作品,则被不断的疑问、争论所棒打与呵斥。我们需要转变眼光,重新梳理自己写作的道路,这不单是作家的任务,也是每一个写作者需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