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那个爱读书的魔鬼

美国国会图书馆珍本书库藏书80万册,包括托马斯·杰斐逊、西奥多·罗斯福和伍德罗·威尔逊的个人图书馆,以及当代“作家”,比如,安迪·沃霍尔和麦当娜作品的首版本。它还是阿道尔夫·希特勒私人图书馆一批残余书籍的收藏地,就是那个不是以藏书而是以焚书而闻名的希特勒。

这批希特勒藏书是1945年春天,101空降师的士兵在贝希特斯加登附近的一个盐矿中发现的,之后被海运到美国,于1952年1月转入国会图书馆。但这些书一直被人们忽略。

1995年,海德堡大学助理教授菲利浦·盖塞特和华盛顿“德国历史协会”的资深编辑丹尼尔·马登开始系统地翻阅这批藏书中的每一本。

在这批图书中,有一本保罗·德·拉加尔德的《德国文论》,书上有58页铅笔做的标记。有些旁注写了评点,可认出是希特勒潦草的字体。但多数情况只限于简单的符号:在页边画一条有力的竖线,句子下画着两道或三道横线,全部是用铅笔画的。保存在德国国家档案馆中的希特勒的手写讲演稿中,有着和这完全一样的标记。

希特勒少年时代唯一的朋友奥古斯特·库比哲克说:“书,书,总是书籍。没有书的阿道尔夫我没法想象。他的家里堆满了书,不管到哪里他总是带一本书。”在他战后的回忆录中,库比哲克说,希特勒在林茨上学时,在三个图书馆注册过。他待在维也纳的那段时期,在前哈布斯堡王朝的宫廷图书馆——辉煌的巴洛克风格的“皇宫图书馆”里消磨了无数的日子。“书籍是他的世界。”库比哲克写道。

由于希特勒对书的喜爱,许多人在各种场合给他送礼物都选择送书。希特勒的藏书在20年代末和30年代得到了极大的增长。到30年代末期,希特勒将更庞大的藏书分藏在了三个图书馆。不幸的是,希特勒从未给他的图书列出一份清单。

考场范本

在希特勒的藏书中,用铅笔的戳刺、圆点、问号、叹号和下划线所作出的反应——这些智力活动的痕迹满页都是。在这里,他不再是一个恶魔,而是一个捧着书拿着铅笔的读书人。读书使人明智。坚持不懈的读书,就会死我们的精神世界得到充实,思想境界得到提高,道德境界得到陶冶。因此,我们要多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