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世承:育人胜于做官

2008年10月,湖南师范大学建校70周年,时任该校副校长的蒋洪新教授在一次讲座中欣然告知师生,钱锺书《围城》中的校长高松年的原型,就是首任国立师范学院院长廖世承。不过,高松年与真实的廖校长差得太远。

抗日战争爆发后,当时的教育部部长陈立夫想聘廖世承为中等教育司司长,几次派人来劝说,都被一一回绝。但1938年冬,他却接受教育部的聘请,辞别病榻上的老父和妻儿,远赴湖南蓝田,筹设国立师范学院。

如果读过他当时所作的文章《师范教育与抗战建国》,就不难明白,在这位教育家眼中,为国培养师资,比当官重要得多。

廖世承临危受任之际,沿海诸省已被日寇占领,内地时遭轰炸。其时,他率领几个办事人员,绕道广东、广西,历经险境,才到达湖南蓝田。在钱锺书的《围城》中,方鸿渐的“湘行路上”,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现实中的钱锺书一行五人,经过34天的长途跋涉,历尽艰辛到达蓝田后,廖世承亲自设宴为他们五人把盏洗尘。在他的教育思想中,首重择师。廖世承曾说:“一个学校的最后成功,就靠教师。要是教师不得人,成功还没有把握。”

仅这一点,恐怕就与那位高松年校长“武大郎开店——高人莫来”的办学思想,有着云泥之别。

由廖世承创建的这所中国近代第一所国立师范学院,延揽了钱基博、钱锺书父子这样的鸿儒以及众多知名教授,也因此能在炮火连天的抗战中,历经七载,弦歌不断。

考场范本

临危受命,不是为了高官厚禄,而是为了给国家培养人才,这样的出山,自然能获得师生的敬仰。想想如今的老师,又有多少是沉下心来关注教育、关注学生的呢?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应该成为师者永远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