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工具理性遭遇文学之美

近来,围绕朱自清《背影》中描绘的父亲临别前“穿过铁道”为儿子买橘子的场景,引发网友热议。有人认为,朱父的举动违反交通法规,《背影》应从语文课本中删除。这一令人啼笑皆非的观点,却得到不少人支持。

语文教学,贵在传递汉语文学中的精神内核,而文学之美,首要在诚。《中庸》曰:“诚则明矣,明则诚矣。”老师教学生写文章,总会先强调感情真挚。《背影》中流露出的朴实的父爱,曾令一代代读者为之动容。而认为学生会因文中情节的暗示而去穿越铁道,这种操心可谓荒谬。可以说,批评《背影》违反交通法规这种思维方式,其实是工具理性与教条主义在作祟。

语文教材的编选,最易招惹是非。有无限的上纲上线,有影射的担忧,背后无一不是功利思想在作祟。这样做无疑忽视了文学与美育本身。

一些人纠结《背影》的“违反交通规则”,正是这种工具理性横行,文化缺失、精神衰退的表征:他们不相信抑或根本想不到,在现实得失之外,还有优美与崇高的永恒存在;他们总希望通过一篇文章的教授,就能收到非常明显的效果。岂知,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违背教育规律的。

经典的文学作品,之所以能成为经典,在于其凝聚着整个民族知识群落中的共识,传递着共同的情感心理与价值取向。

《背影》这样的文章,不会因为是否被选入语文课本,而对其文化价值产生丝毫影响。因为我们相信,一代又一代人,都还会产生并永远铭记父子之间那份无法诉诸言语的温情。

只要这份情感在,《背影》就永远会是文学作品中的经典。

考场范本

经典并非不容置疑,但质疑背后的功利性思维方式和价值维度令人担忧。龚自珍曾在诗中说:“新蒲新柳三年大,便与儿孙作屋梁。”要想培养一代新人有更高的精神境界,务必要去除功利之心,去除实用之心,以至诚之感达人性,以美育之悟成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