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一个“职业称谓”是对所有人的伤害

2013年,有一些“被抹黑的职业称谓”,比如“校长开房”“法官嫖娼”“教授言论”和“大师造假”,他们中的个体先后粉墨登场,用“轰动”的负面新闻事件给其职业注入“潜在内涵”,因部分人的“肆意作为”而使整体蒙羞。

这些的确是一时热点,耸人听闻,但仔细分析,除隔三差五出现“教授出格言论”,其他几乎都是个案。

苏联作家爱伦堡曾感叹世态的混乱:“一边是庄严的工作,一边是荒淫无耻。”我们对违反公共道德及违法行为应当毫不留情地抨击,但是,不能因此对任何一种职业做价值贬低,因为每种职业都是社会需要;个人失德,则追究个人责任,不能让全行业背黑锅。中国有一千多万教育工作者,即使出一批败类,也不能全盘抹黑中国教育;及时清除法官中的渣滓,公众仍然会保持对司法的尊重。如果个别人的可耻行为,就能让全行业被黑,那社会早就没有什么体面职业了。

抹黑一个职业称谓,不能解决问题,至多宣泄一下情绪而已。因为一人无良,就骂倒全村人,甚至一省人;因为一人失德,则骂倒一个行业——这种无理性的诅咒,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

为了社会走向光明,所有的人都要严肃对待社会不良现象。公众与媒体在批评有违职业道德的行为时,不能过于情绪化,以偏概全,伤害整个职业群体。

考场范本

如果出了一个无良者就抹黑一个称谓,如此类推,则没有哪个行业是平安无事的。抹黑职业称谓是对社会的伤害,更是对所有人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