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总有用途

春天,全巴黎最受宠的小动物是蟋蟀和青蛙。

中世纪时期,法国蟋蟀乘坐香料船从阿富汗越洋而至。它们身材娇小,害怕寒冷,下船后即躲进壁炉边的缝隙落脚。19世纪末,电力革命使壁炉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蟋蟀迁往新住所:巴黎地铁。那里烟头食之不竭,热量取之不尽。

20世纪,地铁技术开始革新,越来越少的小石头令蟋蟀流离失所;禁烟措施使路轨上的烟头日渐匮乏;层出不穷的罢工令车站关闭、气温骤降。“保护蟋蟀协会”因此诞生。

协会倡议将蟋蟀最集中的地铁三号线和九号线划为保护区。他们得到了一位议员的支持。这位议员在同僚中建立了“国会蟋蟀俱乐部”。“国会蟋蟀俱乐部”发起“倒六袋烟头到地铁里喂蟋蟀”行动,得到了“国会雪茄俱乐部”的支持。如今,地铁里的蟋蟀吃着议员们的高级雪茄,待遇可见一斑。

如果说求生是蟋蟀的本能,那么迁徙寻爱则是青蛙的命运。每年惊蛰,青蛙从冬眠中醒来,从栖息地回到出生地进行交配。对于巴黎的青蛙来说,那是一段漫长而又危险的旅途。因为整个城市被公路网所包围,常有迁徙的青蛙葬身于车轮之下。法国环保主义者决定效法德国上世纪70年代的做法:在公路下挖青蛙迁徙通道。历史上第一条青蛙迁徙通道坐落于德国。此后,财力殷实的瑞士积极效仿。

法国环保组织提出通道建造计划之后,发觉其造价甚为高昂。尽管如此,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因为,环保主义者已经早早打出了口号:“在巴黎,爱总有通途。”

考场范本

地铁“不禁烟”,只为解决蟋蟀的温饱;公路挖通道,只为打通青蛙的专属路途——法国蟋蟀和青蛙的地位令人类也羡慕不已。反观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动物,是不是想想办法让同是动物的它们不要有天堂与地狱的差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