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韬:中国记者“被动”的先行者

晚清之际,报纸对于多数国人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对于《循环日报》这个在中国近代新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刊物,当时的创办人之一王韬并不觉得有什么荣耀。他当初是子承父业,被动地参与墨海书馆的译书工作,成为中国近代第一代以译述西书为职业的新式知识分子。

由于王韬主理《循环日报》并非在明确的理念推动下采取的自觉行动,而是和译书一样,是一种权宜选择,因而对于这一新式传播媒介,他并没有投入过多激情。从1874年《循环日报》创办,到1884年离开香港,王韬虽然是《循环日报》的正主笔和刊印人,但他却在1875年春,也就是办报大约一年后,就延聘洪士伟担任《循环日报》主笔,代理其主持《循环日报》笔政,自己只是做发稿前的定稿工作,仍旧专心从事著述和著作出版。这反映出一个处于新旧交替时代的知识分子所必然具有的局限性。

尽管如此,王韬有限而被动的办报经历,却是那个时代口岸知识分子富有开创意义的行为。他成功开创了报纸以社论取胜的风格,以致当时的《申报》都加以转载。王韬也凭此取得他在中国近代新闻史上的奠基地位。林语堂则称王韬是“中国记者的先行者”。

考场范本

学习历史,就是为让我们了解自己的过去,人类的过去,从中总结出经验教训,要知道,忘记过去的人必定会重蹈覆辙。学习历史,学习历史里的人们,能帮我们少走许多弯路,也许,那困惑已久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判断历史,主管与客观太难把握。王韬办报的主观愿望虽然值得探究,但是今天来看,他办报的影响却是更为重要的。历史,终究会逐渐洗去当事人的主观愿望,而呈现出客观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