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肉泡馍的联想

在西安的时候,我带着一位澳大利亚的朋友去吃羊肉泡馍,刚进得店,坐下,几个白生生的馍就端上来,说时迟那时快,老外已经抓起一馍,咬将下去,我赶紧叫道,吃不得呢哥哥,是生的。

无论在路上如何心急火燎地紧赶慢赶,但进了羊肉泡馍店,你就必须按照古老的方法,慢下来,而且越慢,你那碗羊肉泡馍才越吃得到位。先是要去把手洗干净,然后坐下来,品口茶,再细细地把馍掰碎,约莫一刻钟,才由伙计把掰好的碎馍收去,有时10多分钟,再端回,这才是吃的时候。

如果急着吃,把馍掰得大块大块的,还是吃不稳。勉强吃吧,后来发现再热的羊肉汤也泡不软,咬到核心,还是夹生。所以一定要慢下来,慢下来,要漫不经心地掰,把馍一点点掰到花生米大小,要东张西望,百无聊赖,可以想点自己的心事。中国的思想就是在这种时候出现的。掰馍的时候,嗑瓜子的时候,上厕的时候,对着梅花发呆的时候,而不是罗丹大师雕塑的那个“思想者”一本正经的架势。

我把从长安传到西安的羊肉泡馍看成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慢的仪式”,此类仪式组成了昔日中国社会日常生活的基础。在中国,生活的意义就是现在、此时此地,羊肉泡馍的仪式就是体验感受人生的过程。当你掰着馍的时候,你就像一个农民在收获、劳动,你重新意识到粮食,以及那些大地上的耕作者,因为吃到嘴是这么慢,这么费力,你才会珍惜和敬畏。

在西方,生活的方向是前面、远方,麦当劳的吃法,是为了让你赶路,馍的意思却是,这就是生活的味道。

考场范本

比快容易,比慢就难了。“慢生活”其实是我们自己的传统思想,只是在现代被很多人认为是应该抛弃的文化。但生活不是一部永不停止的发动机,生活需要一张一弛,需要有急有缓。这样的生活,才有韵律和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