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田园生活

阎连科有过一个古典的田园想象:抓一把做豆浆的黄豆喂野麻雀,吃自己种植的苦涩的芹菜。这是一个现代人的“瓦尔登湖”梦。但推土机庞大的喧嚣,在一夜之间扑面而来。阎连科在《711 号园》的结尾用最浪漫的笔触勾勒了他的住所“711号园”拆迁的结局:“在所有园里的居民都为房舍的赔偿而以死抗争并最后妥协时,我在他们的队伍中,向拆迁队提出了一个过分而可笑的要求:你们可以少赔我家一些钱,但不能伤了我家一棵树……于是葡萄树、核桃树,已经开过花的丁香和玉兰,正在盛期、满树都是火红的石榴树……全都完整无缺,除了受了独臂机隆隆噪音的干扰和机锤砸房时轰隆咚咚的惊吓,现在又都归于暂时的平安宁静了。”

考场范本

即使是描写自己田园生活被摧毁的无奈现实,阎连科依然将自己最后的惋惜用浪漫的想象表达了出来。被强拆的对象多是一些弱势群体,但以阎连科为例的“711号园”的业主大多都是中产阶级,他们在面对强拆的时候,依旧是惊慌与无奈的,结局并未有什么不同。面对生活平静表象之下的巨大暗流,大部分人的力量都同样薄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