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突然”捉弄的孩子

小妮在《上课记》中讲了这样一个课例:她带着学生们欣赏凡·高的油画《午休》——一对青年男女,倚着麦垛睡着了。王老师布置的作业是在这个画面的基础上扩展出一个小片段,写一个突发事件的降临。几天后,八个小组分别呈上了他们的“作业”,无一例外地,都将“突然”设定成了“灾难的突然降临”。

习惯性地将一种叫“不美好”的液体注入一个叫“臆测”的罐子,已成了我们太多人的“集体无意识”行为。电视连续剧《感动生命》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外科医生马博铭在为一个小患者实施心脏手术的过程中,遭遇了一个“突然”——他的儿子出了车祸,急需实施开胸手术。马医生最终选择了患者而放弃了自己的骨肉。但许多观众却认为这个情节不真实。

那么,让我们共同来回忆那个听起来极不真实的故事:一个丧心病狂的大学生,在连续枪杀了32名本校同学之后自杀身亡。这个“突然”后面发生的事惊呆了全世界——学校举办的悼念仪式,放置了33块半圆形的石灰岩悼念碑,敲响了33下丧钟,放飞了33个气球;在凶手的悼念碑旁,同样摆放了鲜花和蜡烛,同样有悼念便签,同样有哭声震天——凶手也被看成是一名“遇难者”,心灵严重扭曲的他走得那么痛苦,引来了太多人的同情与悲悯。

这个故事发生在2007年的美国的弗吉尼亚大学,凶手是美籍韩裔学生赵承熙。

尘世中的每个人,都是被一个又一个“突然”捉弄的孩子。“突然”降临的瞬间,我们会晤到的,其实是自己最真的灵魂。如果在虚构的“突然”里,“美好”都抢不到一席之地,那么,当“突然”裹挟着“不美好”跋扈地劫持了现实中的人,我们又怎能指望热衷于虚构“不美好”的人赶过来营救呢?

一个拥有“正能量”的人,不会甘当“负事件”的信徒。相信“美好”,是向拯救“美好”迈出的第一步。

考场范本

难道现实就那么让我们不能心安吗?因为害怕被讹而不愿伸手,因为不信任而放弃施舍,为自己的无动于衷寻找如此多借口,却不愿亲自去证实这些借口的不堪一击。与其被“突然”捉弄,不如用自己的正能量去证明并延续世界的美好。像那闪烁的微光,希望把我人生的道路照亮;夜色愈浓,它愈放射出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