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逸夫是面镜子

邵逸夫先生去世了,但他拍摄的作品,还播着;遍地的“逸夫楼”,还立着;中国发现的2899号行星——“邵逸夫星”,还亮着。“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个人,就是邵逸夫!他把名字悄悄写在校园一角,在斑驳的树影里,欣赏着莘莘学子的青春步履,与琅琅书声相伴,一点点站成温暖印记,站成精神风景。

邵逸夫做生意极为小气,锱铢必较,从邵氏时代到TVB时代,他手下的艺人从来拿的是全世界最低的工资,低到让人笑话。一个特别抠门的“铁公鸡”,却是一个特别大方的慈善家。在我的视野范围内,天南地北,从小学到大学,教学楼、实验楼、图书馆、科技楼等,到处写着“逸夫楼”字样。我就多次在几个高校的“逸夫楼”里听过讲座,借过书。

邵逸夫是面镜子。反观内地的明星们,有钱的太多太多,驾着豪车,出入豪门,摆阔,炫富,趾高气扬。而做慈善,却极为抠门、小气、吝啬。有的明星不捐就不捐吧,还来个诈捐。作为公民,捐款是权利,不是义务,就算一文不捐,大家也不能说三道四。但是不能诈捐。因为如果扬言捐款多少万,又分文不见,那就涉嫌“欺诈”,即骗取公众的爱戴和同情。邵逸夫是赚钱做公益,而我们的许多明星是靠做公益来赚钱。

由邵逸夫,我想到了“千古奇丐”山东冠县的武训,靠着乞讨敛钱,修建义学,购置学田,积累办学资金达万贯之多。武训积攒的钱财,绝对不如邵逸夫多,但是他们的精神是相通的。当年朱熹去世,辛弃疾悼念说:“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这四句话,可评价武训,也可评价邵逸夫。

千千万万曾经和正在“逸夫楼”里读书的孩子们,应该记住他——邵逸夫,一个有善心的老人。大大小小的明星们,应该学学这位老人,多伸援手,不干丑事。

考场范本

塞内加在《论生命之短促》中说:“生命如同故事,重要的不是它有多长,而是它有多好。”但邵逸夫的人生的确是一个既长又好的故事。通常,一个人的失败写在判词里,一个人的成功写在悼词中。邵逸夫的一生,自有后人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