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的角落

我活在一个奇妙无比的世界上。这里大、静、近,真的真实,又那么直接。我身边的草真的是草,它的绿真的是绿。我抚摸它时,我是真的在抚摸它。我把它轻轻拔起,它被拔起不是因为我把它拔起,而是出于它自己的命运……我想说的,这是一种比和谐更和谐、比公平更公平、比优美更优美的东西。世界就在手边,躺倒就是睡眠。

考场范本

山村静静的,太阳慷慨地照耀着大地,一丝风也没有。在断墙的南边,三四位妇女围坐着,纳鞋底,缝衣衫,拧麻线,剥花生,碎辣椒……竹椅“嘎吱嘎吱”的响声,说笑声,母鸡啄食给小鸡的声音,悠闲着这样的冬日。老人们把桌子摆在晒场上,泡上一壶自制的浓茶,几盘炒黄豆,或捧几捧炒花生、锥栗之类,便侃起大山,有时还会酌点土烧酒,晒场上便飘着浓烈的茶香与酒香。小孩也闲不住,有人下起了牛角棋,有人拨弄弹弓,石子发射出呼呼的声音……这样的冬日,整个村庄似乎都是闲散的、懒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