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被”江郎才尽”涮了一把

历史上有不少有意思的人物,常常被编入遭贬损的行列,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江淹就是其中一例。”江郎才尽”这一带贬义的成语,一千五百多年来一直陪伴着他。这个倒霉的江淹,自幼勤奋好学,六岁能诗,十八岁已熟背“五经”,所作《恨赋》《别赋》,更显其才华横溢,被誉为千古奇文。只可惜,中年的江淹突然罢笔,落了个”江郎才尽”的名声。

据《梁书》记载,南朝宋顺帝泰始二年(公元466年),20岁的江淹因聪慧超群,成为宋建平王刘景素的幕僚,并随建平王在兖州任文书之职。后因受广陵令郭彦文的牵连,被捕入狱。在狱中,江郎用生花妙笔把自己的哀叹诉诸笔端,建平王览文后,旋即放人。不久,江淹在衮州考中秀才,因为策论文章得到上司欣赏,很快升任巴陵王国左常侍。此后,江淹官运亨通,直至封侯而终。

从江郎的经历可以看出,他不是真的才尽。恰恰相反,他任御史中丞后,总结了自己以前的经验教训,并搞了一出梦中还笔的把戏,以期从此罢笔。即使不得已而写,也只是写写“皇齐启运从瑶玑”之类的应景华丽篇章。他把所有令人惊叹的文采都转化成了于乱世求生存的智慧。

考场范本

“江郎才尽”为的是能博君王之欢心,苟全于乱世,这是一种苟且的奴才智慧,但这并不是“江淹们”的耻辱,专制制度注定了文人本身的悲剧,这是制度的悲哀。
如果说江淹的《恨赋》、《别赋》是千古绝唱,那么他的托梦还笔便是旷世奇谋。他深悟君王的专擅思维,宁可背上“江郎才尽”的名声被后人讥笑,也不愿因文辞而引火烧身。他曾对弟子们说:“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吾功名即立,正欲归草莱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