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勇斗歹徒的学生不吃亏才是公正

5月31日,宜春至金瑞的中巴车上,一名男子突然持菜刀行凶,致5名乘客受伤。危急关头,被砍两刀的宜春三中高三(17)班学生柳艳兵,不顾危险,勇敢地冲了上去,将歹徒按倒在地,并最终夺下歹徒手中的凶器,保护了更多的乘客。

江西高三学生柳艳兵和易政勇在公共汽车上勇搏持刀行凶歹徒,因受伤错过高考。他们的见义勇为受到全社会的赞扬,来自教育部和官方媒体的消息说,教育部将为这两名高三学生组织单独考试,一些高校也向柳艳兵伸出橄榄枝,愿助其圆大学梦。

但随着讨论的展开,不同意见也多了起来。有人认为,坚持高考的公平是国之大事,奖励两个学生的见义勇为不能用高考制度网开一面当成本。

从小范围说,两名学生的见义勇为是在瞬间发生的,它反映了两人品德中最基础的东西。他们制服持刀行凶歹徒,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社会怎么奖励他们都不过分。他们当下最渴望的是上大学,而受伤又直接损害了他们今年正常参考上大学的权利,那么大学对他们破格录取是一种正当奖励,而且社会现在有这样做的资源和条件。

但是把事情放到大范围去说,就可能有另一种结论。见义勇为和维护高考公平是两码事,它们同样神圣。两人的行为可嘉,但如果他们因此破格入学,在当下社会高度在意高考公平的情况下,这有可能被看成是高考制度又被嘉奖道德表现撕出一个口子。这是那些对高考公平信心不足的人所不愿看到的。

我们希望社会以开放的心态对待两名学生的高考出路,在现有的制度框架内,如果能予两个学生方便,帮他们早日实现上大学的愿望,这是好事。维护高考公平是庞大的社会工程,中国迄今坚持得不错,即使我们感觉到这种坚持有困难,我们大概也没必要和两个曾冒着生命危险制服歹徒的孩子较真。

考场范本

文章指出两位学生见义勇为是高尚的,同时承认高考在当今社会的公平性,最后呼吁社会能够拥有更开放的心态。世界并非非对即错,心态放宽,我们还能拥有第三种选择。
见义勇为和维护高考公平是两码事,它们同样神圣。

库尔特·施利姆:我们不会停止

“我相信,我不会是中央办公室的最后一名主任。”库尔特·施利姆依然这样坚定,他是德国州司法管理局纳粹罪行调查中央办公室( 以下称中央办公室)的主任。

中央办公室的任务是搜集纳粹罪行证据。2014 年2 月,德国9 名纳粹嫌疑人的住宅并逮捕了其中3 人。3人
人的年龄为88 岁至94 岁,他们涉嫌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工作时,参与杀害被关押的犹太人。

对纳粹嫌疑人的起诉是德国清算二战纳粹罪行尚未完成的部分。1958 年,联邦德国立了州司法管理局纳粹罪行调查中央办公室,专门负责在世界各地搜集纳粹罪行证据,此项工作持续至今。中央办公室成立的时候,人们知道纳粹在奥斯维辛等欧洲各地的集中营犯下了可怕的罪行,但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因此中央办公室开始对其进行系统的调查。

然而,调查中新的线索不断涌现,20 世纪60 年代至80年代,新的真相被不断挖掘出来,不时有新的证人出来指证一些不为人知的罪行。20 世纪80 年代中期,联合国公布了一些关于纳粹罪行的指证材料,对此,中央办公室都进行了系统性的调查和评估。

今年65 岁的施利姆近年来常常往返于德国和南美洲之间,不久前他刚刚去过巴西。“我们知道,很多纳粹嫌犯在战后跑到了南美洲,比如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在犹太人大屠杀中执行‘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者阿道夫·艾希曼以及约瑟夫·施万姆贝格尔。”

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要找到纳粹犯罪的证据越来越难。施利姆能够找到的证人越来越少,证人们越来越老,记忆力也越来越差。施利姆也希望寻找纸质的证据,可数量也“非常少”。此外,在国外从事调查工作是施利姆和他的同事面临的实际困难。但不管怎样,“有些纳粹嫌疑人可能活得很长”,施利姆说,“只要还有纳粹嫌犯活着,我们的工作就不会停止。”

追查纳粹犯罪嫌疑人花费很高。中央办公室运行资金是由各个联邦州共同提供。虽然二战已经结束这么多年,但对是否还需继续支付这笔资金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争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联邦州提出反对意见。

考场范本

原本以为用10年时间就可以彻底完成的调查,没想到一直持续了56年。而56年后的今天,调查还未完成,他们依旧在坚持。这一群可敬的人,不只是为了还原历史的真相,更是为了维护这世间的公平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