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文化做减法

我一直在行走。前不久刚去了台湾、香港和澳门。走来走去有个很大的好处,能知道宏观层面上我们的文化犯了什么病。

如今,清理我们的文化思路,为文化做减法,非常必要。

其一,减少一点谋术文化,增加一点大道文化,或曰大爱文化。

我曾经在大学生和高中生中做过调查,发现他们最熟悉的中国传统文化,绝大多数是谋术文化。这相当不利——既对年轻人心理健康不利,也影响中华文化的外部形象。

其二,减少一些民粹文化,增加一些理性文化。

普通民众能够在网上自由地发表意见,这是中华文明一大进步,但也确实产生了“民粹”文化:即非理性地发表极端意见后,有更多不加分辨的人盲目跟随,造成一种隐性暴力。落到艺术上,则是以收视率、排行榜作为最高标准。

其三,减少一点复古文化,增加一点创新文化。

热爱传统文化不等于盲目复古。如果一个民族的敏感点总在遥远的古代——一座古墓被挖掘,一个古人被叙述,一位古代皇帝的阴谋重新被读解,而对新的创造缺少敏感的话,这样的文化很难称为成功。我们要找到古代文化的精、气、神,进行本质化提炼,让后代能比较轻松、愉快地接受,令世界真正尊敬我们当今的创新,进而一起尊敬古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考场范本

不知于何时,你幽然出现;不知于何处,你开始熠熠发光。从历史的深远处走来,带着先哲们的不朽之作,轻轻地靠近了我,不得不说是精灵。也许是在远古,或许是在更远的时代,你便流行于民间。但我真正地认识你,便是在读《诗经》的时候。305首诗歌的确是一种文化,开创了现实主义诗歌之路。在战国七雄的争战中,你曾一度消沉,而等到战乱平息,始皇一统天下之后,你便悄悄地带上了《离骚》上路。对于当代人来说,大量信息挤压着你,多种文化触碰着你,但在资讯丰富的同时,也增加了选择的难度。文化有臃肿的部位,像脂肪一样,去掉它,生命力才更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