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我变故我在

华中科技大学2010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一篇校长演说,在2 000余字的演讲稿中,出现了“俯卧撑”“躲猫猫”“蜗居”“被就业”等词汇,把4年来的国家大事、学校大事、身边人物、网络热词融合在一起,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7 700余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根叔!”

“根叔”指的是李培根,华中科技大学校长,2005年3月22日就职。不同于以往的校长,同年5月16日,他就与学生开始不同形式的平等对话,或是在网上,或是面对面,规模大小不一,为学生答难解疑。后来,这种形式发展成华中科大的常态。

正因为“根叔”选择了和学子平等交流,一起追忆四年大学生涯的酸甜苦辣,而不是以高校官僚的面目出现,或照本宣科敷衍了事,或高高在上大加训导,所以得到学子如此热捧,并评价他“从85后到90后,我们的世界,他都懂”。

分析 根叔红了,在于他懂得换位思考,学会变通,与时俱进。他能从学生的角度出发看待问题,因而情真意切,毫不做作。可以不夸张地说,“根叔”是中国高校自由、平等、兼容并包的一个信号。如今,当“80后”“90”后颠覆传统教育时,当“命令式”“高高在上式”的教育走向末路时,“根叔”做了“懂得变通”“敢于创新”的校长,在高校教育的园地披荆斩棘,迎来一片春光。

考场范本

在当代,“根叔”被学生热捧,他是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如此身份,在中国,曾“高高在上”不与学生往来,而李培根不同于以往的校长。2005年3月22日就职,同年5月16日,他就与学生开始不同形式的平等对话,或是在网上,或是面对面,规模大小不一,为学生答难解疑。后来,这种形式发展成常态。正因为“根叔”选择了和学子平等交流,一起追忆四年大学生涯的酸甜苦辣,而不是以高校官僚的面目出现,或照本宣科敷衍了事,或高高在上大加训导,所以得到学子如此欢迎,并评价他“从85后到90后,我们的世界,他都懂”。
古人刻舟求剑成为笑谈,伟人死于非命令人扼腕,今人知变通与时俱进。历史昭昭,现实真切,告诫我们:我变故我在。

建筑师坂茂,不追求“高大上”

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授予了日本建筑师坂茂。普利兹克奖相当于建筑界的奥斯卡,在行业内份量极重。

坂茂之所以能够获此殊荣,主要原因是他“天人合一”的设计理念。他是第一位以纸为主要材料设计作品的建筑师,由于喜欢使用纸管、竹子等材料,有人把坂茂称为“生态建筑师”,但他并不认同。

“我的初衷就是不想浪费,就这么简单。我的目标不是把房子建起来,而是把它拆掉。

很多宏大的展览馆在使用了几年后,就成了一大堆工业废物,而我所建的必须能够回收再利用。”

考场范本

创新是什么?创新就是做别人没做过的事,走别人没走过的路,敢于打破思维定式,开辟新市场,新领域。
在这大千世界里,形形色色的人中不乏泛泛之辈,当人们惊羡他们现时的成就时,更应该看到他们成功背后的创新。
那么,我们要怎样做到创新呢?创新也需要实用。他是第一位以纸为主要材料设计作品的建筑师,每次发生灾难或战争,他都和志愿者们不遗余力地为灾民、难民建造廉价实用的纸房子。“决定建筑持久性的,不是所使用的材料,而是能否得到人们的支持。
简单以营利为目的的建筑,即便它是混凝土构造,也是昙花一现,难逃被拆除的命运。
如果得到人们的尊重和喜欢,即便是临时建筑,也可以像纸教堂一样,获得永生。”这就是坂茂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