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巨人传》

晚餐后,孩子们都缠着雅各布,要他讲故事。

“讲个什么样的故事好呢?”雅各布问道。“讲巨人。”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嚷道。雅各布笑了,背靠壁炉边温暖的石墙,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温柔而低沉。

“从前,一个小男孩让父亲带他去观看从村子里经过的大游行。父亲还记得他小时候观看过的大游行,所以就一口答应了。第二天一早男孩和父亲就出发了。他们快接近游行队伍的时候,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人群越来越拥挤。沿路的观众多得都快形成一堵人墙了,这时父亲将儿子举起放到自己肩上。很快游行开始了。游行队伍经过时,男孩不停地为父亲描述那绚烂多姿的颜色和画面。这时候男孩因为看到了大游行而变得洋洋自得,开始嘲笑起那些看不到的人,甚至对他父亲说:‘要是您能看到我看到的就好了。’”

“但是,”雅各布直视着孩子们的脸孔,“男孩却不知道他之所以能看到大游行的原因。男孩忘了他的父亲也曾一度看得见大游行。”接着雅各布不说话了,好像他的故事就这么讲完了。

“就这样?”一个女孩很失望地说,“我们还以为你会给我们讲一个跟巨人有关的故事呢!”“可我讲了呀,”雅各布说,“我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一个本来可以成为巨人的男孩的故事啊!”“才不是!”孩子们叽叽喳喳地闹了起来。

“巨人,”雅各布说,“是随时记得自己是坐在别人肩膀上的人。”

“要是我们不记得了呢,那我们是什么?”一个男孩问道。

“负担。”雅各布答道。

考场范本

认识的过程是漫长的,认识的结果却是美好的。然而,最艰难的认识,却莫过于对自我的认识。“我之所以站得高,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能随时记得自己是坐在别人肩膀上的巨人或者平凡人并不多。学会感激,学会反思,你就是思想的巨人。一个人最美好的品质是能够认识自我,并纠正自己的错误,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发现生活的美好和他人的优点。

关东大地震: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地区发生里氏7.9级(1996年确定为里氏8.1级)强烈地震。地震灾区包括东京、神奈川、千叶、静冈、山梨等地;地震共造成15万人丧生,200多万人无家可归,财产损失65亿日元。据当时的报纸报道,处于饥饿状态的幸存者试图从池塘里和湖泊里抓鱼充饥,并排着两英里的长队等待每天的定量口粮;地震还导致霍乱流行。为此,东京都政府下令戒严,禁止人们进入这座城市,防止瘟疫流行。同时,日本政府借此机会屠杀革命党人和侨居日本的中国人、韩国人。

关东大震灾对日本防灾工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此以后,日本从多方面加强防震防灾建设与教育,这对频发地震的日本来说,具有亡羊补牢般的效果。

考场范本

俗话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大地震对关东末日般的袭扰,留下的不只是废墟和惨痛,也有反思与预防。只有从灾难中吸取教训,改善措施,悲剧才不会重演。生命的价值在于追求和超越。如果没有反思,超越无疑只是空谈。因为没有认真总结自己的过去,自然无从评价自己的得失。反思是一种审视,更是一种调节。低沉的时候,不要悲观,你会看到光明;昂扬的时候,不要狂妄,你会认识到自己还有不足。把握合适的尺度,调整合理的心态,你才会左右逢源,审时度势,不断前进。

立陶宛的“特权车”

2010年,我去立陶宛旅游。为了节省开销,我寄宿在表姐家。

表姐带我去购物。我买了很多当地特产,拎着沉甸甸的购物袋在路边打车,可根本没有出租车的踪影。这时,一辆车停在我们面前,一个年轻人从车窗探出头问:“请问你需要帮助吗?”

表姐给我使了个眼色,然后礼貌地对司机说:“谢谢您的好意,我们现在不需要帮助。”

等那辆车开走后,我不解地问表姐:“人家好心帮我们,为什么要拒绝呢?”

“他的好意我心领了,可他的车牌号是O开头的,我哪敢坐呀!”

车牌号以字母O开头的车,到底有什么可怕?难道它是“特权车”吗?在立陶宛的这些天,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表姐告诉我,立陶宛警方对被拘留过的醉驾者发放以字母O开头的特殊号牌,遇到带这种号牌的汽车,无论是行人还是司机,考虑到自身安全,都会对其敬而远之。

我恍然大悟。这是立陶宛交管部门的一个“狠招”,这种将醉驾昭示天下的做法,对于警戒醉驾司机,保障他人的人身安全,的确有非同一般的作用。

考场范本

每个人应该尊重生命,时刻不忘对生活的责任。正如一位哲人所言:日子如手中的扑克牌,不在于你摸到了什么,重要的是你如何漂亮地打出去。
立陶宛警方对被拘留过的醉驾者发放以字母O开头的特殊号牌,遇到带这种号牌的汽车,无论是行人还是司机,考虑到自身安全,都会对其敬而远之。
醉驾者不仅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亵渎别人的生命,可为什么醉驾还是屡禁不止呢?看看那些逝去的生命,我们在悲痛的时候,也该反思,只有每个人都行动起来,拒绝醉驾,悲剧才能不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