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公超:苍凉身世有谁知

叶公超,早年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正逢五四运动爆发,他加入“南开救国十人团”,到各地作唤起民众的演讲。

在北平执教的日子里,叶公超先后开设了英文作文等课程,并培养了钱钟书、季羡林、吴世昌等高足。1937年抗战号角吹响后,学贯中西的叶公超先是担任“长沙临时大学”外语系主任。1938年5月,该校迁往昆明,改名为西南联大,叶公超又任该校外文系教授。1938年春,为维护西周重器毛公鼎不落入敌伪之手,“才高自是气雄豪”的叶公超应其叔叶恭绰之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独自由云南到上海处理此事,以致被日本宪兵拘捕,投入监牢49日,幸毛公鼎未被搜出。

叶公超结束14年的杏坛生涯后,进入国民党宣传部国际宣传处工作。这是他投笔请缨从政的开始。在被派往新加坡工作时,日军南侵后滞留新加坡,他组织了“星、马华人反侵略动员委员会”,所乘兵舰曾遭日军鱼雷击沉,幸好被渔民救至爪哇。他冒着炮火从印尼返回陪都重庆后,在记者招待会上侃侃而谈,对打败法西斯充满了信心,把星、马的抗日活动描绘得有声有色,流露出一股浩然之气。

叶公超生在国家的忧患时代,又投身在世俗的官场之中,可他又难改书生意气,这正是他成为“悲剧主角”的主要原因。

考场范本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番话说的是:承担重任的人,之所以受尽苦难,是“天”授之以重任之前,先要磨练他的意志和身心,借以提高他的竞争能力。
做一个人,一个发奋图强,顽强拼搏,意志坚定,勇往直前的人,必须要用“忧患“做为一切成就的先决条件。叶公超早年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正逢五四运动爆发,他加入“南开救国十人团”,到各地作唤起民众的演讲。曾先后任北京大学、西南联大教授,当了14年老师后转而投身政治,先后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部长、“驻美大使”等职。
叶公超生在国家的忧患时代,投身在世俗的官场之中,又不失文人的高贵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