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我变故我在

华中科技大学2010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一篇校长演说,在2 000余字的演讲稿中,出现了“俯卧撑”“躲猫猫”“蜗居”“被就业”等词汇,把4年来的国家大事、学校大事、身边人物、网络热词融合在一起,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7 700余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根叔!”

“根叔”指的是李培根,华中科技大学校长,2005年3月22日就职。不同于以往的校长,同年5月16日,他就与学生开始不同形式的平等对话,或是在网上,或是面对面,规模大小不一,为学生答难解疑。后来,这种形式发展成华中科大的常态。

正因为“根叔”选择了和学子平等交流,一起追忆四年大学生涯的酸甜苦辣,而不是以高校官僚的面目出现,或照本宣科敷衍了事,或高高在上大加训导,所以得到学子如此热捧,并评价他“从85后到90后,我们的世界,他都懂”。

分析 根叔红了,在于他懂得换位思考,学会变通,与时俱进。他能从学生的角度出发看待问题,因而情真意切,毫不做作。可以不夸张地说,“根叔”是中国高校自由、平等、兼容并包的一个信号。如今,当“80后”“90”后颠覆传统教育时,当“命令式”“高高在上式”的教育走向末路时,“根叔”做了“懂得变通”“敢于创新”的校长,在高校教育的园地披荆斩棘,迎来一片春光。

考场范本

在当代,“根叔”被学生热捧,他是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如此身份,在中国,曾“高高在上”不与学生往来,而李培根不同于以往的校长。2005年3月22日就职,同年5月16日,他就与学生开始不同形式的平等对话,或是在网上,或是面对面,规模大小不一,为学生答难解疑。后来,这种形式发展成常态。正因为“根叔”选择了和学子平等交流,一起追忆四年大学生涯的酸甜苦辣,而不是以高校官僚的面目出现,或照本宣科敷衍了事,或高高在上大加训导,所以得到学子如此欢迎,并评价他“从85后到90后,我们的世界,他都懂”。
古人刻舟求剑成为笑谈,伟人死于非命令人扼腕,今人知变通与时俱进。历史昭昭,现实真切,告诫我们:我变故我在。

守住良心的“一厘米主权”

1992年2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审判。在柏林墙倒塌前,27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

亨里奇的律师辩称,卫兵仅仅是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

你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卫兵。亨里奇案作为“最高良知准则”的案例早已广为传扬。抬高一厘米,是人类面对恶政时不忘抵抗与自救,是“人类良心的一刹那”。

考场范本

生命的长途中有平坦的大道也有崎岖的小路;有春光明媚万紫千红,也有寒风凛凛万木枯萎。在生命的寒冬里我们需要执着,然而当面前就是万丈深渊之时还固执前行就意味着死亡。
变通就是一指间的距离却让你获得生命。在柏林墙倒塌前,27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亨里奇的律师辩称,卫兵仅仅是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