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们没守住南京

他们曾挺身而出,奋起抗争,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壮烈与不屈,最终赢得了抗战的胜利。如今,他们却心存歉疚。

2013年12月13日,全国各地鸣响防空警报,以纪念南京大屠杀76周年,悼念30万遇难同胞。在南京,吴春祥、张修齐、冯宗尧和程云4位老兵一起向南京人民敬礼:“我等几位对不起南京人民,12月12日撤退的时候部队慌乱,没能很好地组织战斗,使得南京人民在之后的日子里饱受痛苦,在此向南京人民道歉了……”

南京保卫战,是1937年11月国民革命军在淞沪会战中失利后展开的保卫南京的战役。守城失利后,南京沦陷,侵华日军入城,制造了连续六个星期、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事件。

“和我们对抗的日本军队武器十分精良,还有空军和坦克支援,可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等日本兵靠近了肉搏。”93岁的程云忆起当年,叹了一口气。

“南京老百姓积极支持保卫战,为我们送茶水和饮食、油盐,抬担架,我要向大家道个歉,在13号之前,我们撤离了南京,让南京城遭受生灵涂炭。”老兵吴春祥歉疚道。

而我们想说,亲爱的老兵,敬爱的长辈,请不要说对不起。

战争的残酷与悲壮,不曾亲临一线的人是无法体会的。在侵华日军的铁蹄下,你们为国家和民族抛洒热血,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你们,已经付出太多太多。

尽管南京沦陷、血腥屠杀,是我们永远难以忘却的痛,但你们,还有投身于这场血雨腥风的千千万万名战士,都无需自责,铭记历史才是我们现在共同的责任。

考场范本

战火纷飞的年代,是吴春祥这样的老兵以及数以万计的无名战士,以血肉之躯投身血雨腥风,才换得我们今日的和平。伟大如他们无需自责,该被谴责的,是忘记历史和扭曲历史的人。

沙龙已去,传奇无法定格

昏迷8年后,以色列前总理沙龙走到了人生尽头。但在遗像的镜框中,你无法定格,不知道该装英雄还是屠夫,是放和平鸽还是战争鹰。即便在以色列国内,他也是最强大和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钦佩和唾骂一同喷射。

沙龙就是这样一个欲说还休的人。1998年,在克林顿政府的斡旋下,巴以曾达成临时和平协议,后来由于沙龙的强烈反对,和谈陷入僵局。而到了2005年,他又调整强硬立场,结束了以色列对加沙地带长达38年的占领,给巴以和谈带来光亮。

的确,沙龙是一位虽已盖棺但无定论的传奇人物。从军到从政,战争到和平,战士到总理,英雄到屠夫,其生命体验可谓色彩斑斓。尤其是最后8年的昏迷岁月,叱咤风云的人居然甘愿躺在病床上忍受煎熬,是对安宁的叛逆,还是对生命的珍爱,无人知道,也令人欷歔。

看待沙龙,就看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如果你是民族主义者,他可能就是英雄,伟大的保卫者;如果你是世界主义者,他可能是屠夫、麻烦制造者;如果你是和平主义者,会对他前半生的血雨腥风反感,而对他最后几年鹰派变鸽的举动产生好感;如果你是好战者,那正好相反,对他的前半生充满景仰,而对他当总理时下令单方面行动、撤出加沙表示不解。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在以色列政坛是大块头,就像他的身体一样。而更有意思的是,沙龙曾被外界看做是唯一一位有可能与巴勒斯坦人达成和平协议的以色列领导人。但现在他已走向另一个世界,而新的勇者还未显形,巴以永久和平的希望渺茫。但只要不出现新的冲突,或许就是对沙龙最好的祭奠。

考场范本

无论你怎样定义,沙龙注定是国际政坛无法抹去的浓重一笔。他留下的争议,也许正践行了那句话: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他是英雄还是枭雄,自有历史去评述,我们且只看到一个真实存在的个体曾那样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