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温暖的旅程

有一个冬天,在京西宾馆开会,好像是吃过饭出了餐厅,一位个子不高、身着灰色棉衣的老人向我们走来。旁边有人告诉我,这便是汪曾祺老人。当时我没有迎上去打招呼的想法。越是自己敬佩的作家,似乎就越不愿意突兀地认识。但这位灰衣老人却招呼了我。他走到我的跟前,笑着,慢悠悠地说:“铁凝,你的脑门上怎么一点儿头发也不留呀?”他打量着我的脑门,仿佛我是他久已认识的一个孩子。

不久以后,我有机会去河北沽源县参加一个文学活动,鼓动着我的是汪曾祺的一段经历。他曾经被下放到这个县劳动过,在一个马铃薯研究站。除却日复一日的劳动,他还施展着另一种不为人知的天才:描述各式各样的马铃薯图谱——画土豆。马铃薯和文学有着多么遥远的距离呀。一个连马铃薯都不忍心敷衍的作家,对生活该有耐心和爱。

我常想,汪曾祺在沽源创造出的“热闹”日子,是为了派遣孤独,还是一种难以排遣的孤独感使他觉得世界更需要人去抚慰呢?前不久读到他为一个年轻人的小说集所作的序,序中他借着评价那年轻人的小说道出了一句“人是孤儿”。

我相信他是多么不乐意人是孤儿啊。他在另一篇散文中记述了他在沽源的另一件事:有一天他采到一朵大蘑菇,他把它精心晾干收藏起来。待到年节回京与家人团聚时,他将这朵蘑菇背回了北京,并亲手为家人烹制了一份鲜美无比的汤,那汤给全家带来了意外的欢乐。

于是我又常想,一个囊中背着一朵蘑菇的老人,收藏起一切的孤独,从塞外寒冷的黄风中快乐地朝着自己的家走着,难道仅仅为了叫家人盛赞他的蘑菇汤?

素材运用

汪曾祺不是其他什么人,他就是他自己,一个从容地“东张西望”着,走在自己的路上的可爱的老头。这个老头,安然迎送着每一段或寂寥、或热闹的时光,用自己诚实而温暖的文字,用那些平凡而充满灵性的故事,抚慰着常常焦躁不安的世界。

活得随意

你要活得随意些,你就只能活得平凡些;你要活得辉煌些,你就只能活得痛苦些;你要活得长久些,你就只能活得简单些。

考场范本

汪国真有诗云: “你要活得随意些,你只能活得平凡些;你要活得辉煌些,你就只能活得痛苦些;你要活得长久些,你就只能活得简单些。”
生命中,只有忍受痛苦的磨炼,才能收获美丽的果实,取得事业的成功和生活的幸福,达到人生辉煌的境界。
痛苦与辉煌,这两种根本对立的东西,却又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一切辉煌的背后,都必然存在痛苦的历程。
蚌因能忍受海水、沙粒的侵蚀之苦,故能化为美丽的珍珠;蛹能忍受破茧之苦,故能化为美丽的蝴蝶;幼鹰能忍受摔击之苦,故能搏击于长空……
由此可见,自然界的一切辉煌背后,都必将存有痛苦,甚至包括人类自己。

鲜花献给谁

卡普尔是波士顿陵园里的一位职业守墓人。

每个月,他都能准时收到一个署名为“爱德华夫人”的女士邮寄过来的汇款单。原来,这是一笔鲜花费。爱德华夫人英年早逝的儿子就埋在这个陵园里。她要求卡普尔每天都要买一朵鲜花献到儿子的墓前,好让在天国的儿子感受母亲对他的爱。

卡普尔已经照做了两年。爱德华夫人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15年前,卡普尔的妻子和两个还都不满10岁的孩子便在一场车祸中全部丧生。悲痛欲绝的他为了能和妻儿在一起,才选择了当一个职业守墓人,并积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

15年来,卡普尔自掏腰包给无数活着的人献过鲜花,但却从没有给过睡在陵园里的妻儿。

考场范本

为善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付出”;而为乐呢?那就是当我们看到别人快乐时,心里也觉得温暖,那种快乐是用再多金钱也买不到的。
贵人者贵其心也,一个普通人用平凡的善举回馈这些素昧平生的人们,也将心灵的花香长久地留存在我们心里。
卡普尔的妻子和两个还都不满10岁的孩子便在一场车祸中全部丧生,悲痛欲绝的他为了能和妻儿在一起,才选择了当一个职业守墓人,并积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
这些细微处的帮助,点亮了别人,也让这个因妻儿亡故丧失生活斗志、躲入园林成为守墓人的卡普尔变得快乐而平和。
“施比受更有福”、“助人为快乐之本”,虽然我们每天的生活都过的平平凡凡,但是我们却能从平凡的助人行动中拥有真正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