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是必须的

有一年,我应邀到一所中学演讲,北方的农村,露天操场,几千名学生,脸蛋呈现出一种深紫的玫瑰红色。很冷。

我从不曾在这样冷的地方讲过这么多的话。演讲完了,我说,谁有什么问题,可以写个纸条。这是演讲的惯例。孩子们掏出纸笔,往手心哈一口热气,纷纷写起来。

我打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很生气,这个世界是不平等的。我为什么是一个女孩?我爸爸为什么是一个农民,而我同桌的爸爸却是县长?为什么我上学要走那么远的路,我的同桌却坐着小汽车?为什么我只有一支笔,他却有那么大的一个铅笔盒?”

我看着那一排钩子一样的问号,心想这是一个充满了愤怒的女孩。我大声地把她写的条子念了出来。那一瞬,操场上很静很静。

据说孩子们在妈妈的肚子里,就能体会到母亲的感情。很多女孩子从那个时候,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平等,因为你不是一个男孩,你不符合大家的期望。

这有什么办法吗?没有。起码没有办法改变你的性别。你只能安然接受。

不要相信“这个世界是平等的”那些话。这只是一厢情愿。不过,你不必悲观丧气。其实,世界已经渐渐在向平等的灯塔航行。

比如100年前,你能到学堂里来读书吗?你很可能裹着小脚,在屋里低眉顺眼地学做女红。县长的儿子,在那个时候,要叫做县太爷的公子,你怎么可能和他成为同桌?在争取平等的路上,我们已经出发了。

记住,没有什么人承诺和担保你一生下来就享有阳光灿烂的平等。你去看看动物界,就知道平等是多么罕见了。你已经享受了很多人奋斗的成果,你的回报,就是继续努力,而不是抱怨。

但你不要对这样的不平等安之若素。因为今天的女孩,也可能变成明天的母亲。

如若她们因循守旧,照样端起不平等的衣钵,如若她们的女儿发出呼声,也许能触动她们内在的记忆,事情就有可能发生变化。

记住,呐喊是必须的。就算这一辈子无人听见,回声也将激荡久远。

考场范本

孩子眼中的世界是简单以及理想化的,因为自己没有大的铅笔盒、不能坐小汽车去上学,或许最重要的是她是女孩,所以她觉得这个世界不平等。童真的心因此生出不平之气,不平则鸣,她说“我很生气”。
呐喊是必须的,我们有权利把心里的不平大声呐喊出来,传向众人之耳。然而,呐喊的目的何在?很显然,我们并不只是为了情绪的宣泄,更多在于通过呐喊来实现对现实的改变。

根叔:我变故我在

华中科技大学2010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一篇校长演说,在2 000余字的演讲稿中,出现了“俯卧撑”“躲猫猫”“蜗居”“被就业”等词汇,把4年来的国家大事、学校大事、身边人物、网络热词融合在一起,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7 700余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根叔!”

“根叔”指的是李培根,华中科技大学校长,2005年3月22日就职。不同于以往的校长,同年5月16日,他就与学生开始不同形式的平等对话,或是在网上,或是面对面,规模大小不一,为学生答难解疑。后来,这种形式发展成华中科大的常态。

正因为“根叔”选择了和学子平等交流,一起追忆四年大学生涯的酸甜苦辣,而不是以高校官僚的面目出现,或照本宣科敷衍了事,或高高在上大加训导,所以得到学子如此热捧,并评价他“从85后到90后,我们的世界,他都懂”。

分析 根叔红了,在于他懂得换位思考,学会变通,与时俱进。他能从学生的角度出发看待问题,因而情真意切,毫不做作。可以不夸张地说,“根叔”是中国高校自由、平等、兼容并包的一个信号。如今,当“80后”“90”后颠覆传统教育时,当“命令式”“高高在上式”的教育走向末路时,“根叔”做了“懂得变通”“敢于创新”的校长,在高校教育的园地披荆斩棘,迎来一片春光。

考场范本

在当代,“根叔”被学生热捧,他是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如此身份,在中国,曾“高高在上”不与学生往来,而李培根不同于以往的校长。2005年3月22日就职,同年5月16日,他就与学生开始不同形式的平等对话,或是在网上,或是面对面,规模大小不一,为学生答难解疑。后来,这种形式发展成常态。正因为“根叔”选择了和学子平等交流,一起追忆四年大学生涯的酸甜苦辣,而不是以高校官僚的面目出现,或照本宣科敷衍了事,或高高在上大加训导,所以得到学子如此欢迎,并评价他“从85后到90后,我们的世界,他都懂”。
古人刻舟求剑成为笑谈,伟人死于非命令人扼腕,今人知变通与时俱进。历史昭昭,现实真切,告诫我们:我变故我在。

“另类班规”:谁进步最大,老师带头鞠躬

每周从班上评选出一个进步最大的学生,该学生将被请到讲台上,老师带着全班同学对他(她)“顶礼膜拜”,以鞠躬的方式“感恩进步”。鞠躬时,要求所有人的腰弯成九十度,保持鞠躬姿势10秒钟以上……这是最近在成都市一学校出台的“另类班规”。

该班规引来争议,有的老师表示赞同,“为什么很多老师对学生的尊重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不是实际行动上?老师蹲下身子向学生学习,是以自己的方式体现真正的以学生为本”。而有的老师却认为是作秀。面对质疑,班主任李老师表示,“我只是想把最大的荣誉给学生,以此激励我班上的娃娃们!”

考场范本

季羡林先生曾说“讲和谐还要讲人的自我和谐,要使人对自己的认识符合客观实际,适应社会的要求,正确对待金钱名利,正确对待进退、正确对待荣辱,这才能和谐起来。”我们的教育一直强调以人为本,师生平等,可在教学中有几个老师做到了呢?“另类班规”就是最好的例证。师爱生,生爱师,师生彼此共同成长,这样的教育不是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