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上一天学的女童

四川达县一名12岁的女童朱红梅,内脏反常,不能正常生活上学,也确定不能久活。她向医生提出小要求:想上一天学!成都实验小学特许她上一次四年级,学习音乐和语文。两位老师边授课边拭泪,下课后才向班上学生吐露真相,同学们感动得纷纷热烈拥抱小梅。上一天学,竟然是一个女童最大的心愿。那些翘课的孩子,岂不羞愧?

原来大多数人,都活在幸福之中。能吃能喝,生活随意,是福气。起码上一代的人,就没有这个福气,他们环境艰苦,战争不断,想吃一碗饱饭都不容易。上天赐下富足,并非偶然,要常存知足之心。对于生命也是如此,今日仍能活着亦非偶然。这是有福的一代,但却不见得是懂得感恩的一代。大抵感恩这回事,愈是经历过困苦疾病,愈能体会幸福不是必然,愈会加倍珍惜。

很多民族的农民每年秋收之后,会举办丰年祭。譬如云南撒尼族,在特定日子,各家把拿手烹制的食物搬到县城长城上,取名长龙宴,人人都可以坐下白食一顿——这就是感恩。上天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应该善待来往旅客,谢天也谢地,一同快乐。

以前皇帝的祭天大典,也有如此意义。美国也有所谓感恩节,每年11月底举行,家家户户预备山芋、玉米、南瓜饼、火鸡等传统大餐庆祝,有点忆苦思甜的味道。当年第一批移民为逃避宗教迫害,从英国逃到新大陆,饥寒交迫,死了不少人。当地印第安人土著不但不杀他们,还送来食物,使少数难民幸存下来。环境无论怎样艰难,总有值得庆幸之处,他们可以怨恨上帝,也可以感谢,就在于怎么看。

考场范本

我们总羡慕着别人的快乐,对自己已经拥有的幸福却视而不见。总是渴望获得远在天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对已经属于自己的随意挥霍。其实,珍惜拥有就是一种获得。
在我们眼里,生活似乎总是跟我们作对,我们所喜欢的,羡慕的,总是耀眼的站在我们那一端,调皮的眨巴着眼睛,让我们垂涎三尺,却还是可望而不可及。失望、迷惘似尘埃般弥漫在心头。其实,生活是垂青于那些认识自己,珍惜拥有的人的。
四川达县一名12岁的女童朱红梅,内脏反常,不能正常生活上学,也确定不能久活。她向医生提出小要求:想上一天学!上一天学,竟然是一个女童最大的心愿。那些翘课的孩子,岂不羞愧?只要我们能真切的认识自己,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我们就是获得了,就可以精彩的活着!

快乐是一种能力

古波斯的薛西斯一世是一代能君,他曾以庞大的舰队攻破希腊,洗劫雅典城。晚年大兴土木,广建宫室,并追求声色之娱,极尽欢乐。但他仍不快乐,他说:“我愿赏他千条黄金,如果有任何人能告诉我找到快乐的方法。”

薛西斯一世拥有帝国至高的权柄,享尽人间的欢乐,但欢乐已穷,反翻为空虚和百无聊赖的寂寞之叹。而与他相对的,则是英国19世纪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济慈。济慈视万物皆有情有美,而且这种美的愉悦无垠无限。因而他说:“听到的旋律诚然美矣,而那没听到的则更是甜美!”

薛西斯一世追求快乐,但满足却不等于快乐。他的晚年孤独而自闭,这证明:外求的快乐有时而尽,它的逻辑与鸦片类似,耽溺与空虚并存,快乐附带着不快乐。

外求的快乐有时而穷,向自己内心里面寻找的快乐却永远无限。薛西斯一世是“一度享乐主义”,济慈乃是“二度享乐主义”。这不是在鼓吹一箪食、一瓢饮那种颜回式的快乐,而是因为长期以来,人们早已习惯于一种“快乐——感官——奢侈复合情结”,而失去了真正快乐起来的能力。

因此,我们显然已需要自我提升。

考场范本

上帝创造了快乐、幸福、痛苦、伤悲这些财富,让人类试着乘风破浪,跋山涉水来寻找它们的踪影。有人为了寻觅快乐,陷入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迷惘;有人为了得到快乐,坠入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
波斯的薛西斯一世是一代能君,他曾以庞大的舰队攻破希腊,洗劫雅典城。晚年大兴土木,广建宫室,并追求声色之娱,极尽欢乐,但他仍不快乐。
我认为,快乐是无需寻找的,就在我们身边。他相对的,则是英国19世纪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济慈。济慈视万物皆有情有美,而且这种美的愉悦无垠无限。因而他说:“听到的旋律诚然美矣,而那没听到的则更是甜美!”
长期以来,人们早已习惯于一种“快乐——感官——奢侈复合情结”,而失去了真正快乐起来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