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生时“坐”着,死后“站”着

2010年12月31日3点46分,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史铁生因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在北京辞世,而再过4天就是他60岁的生日。

史铁生生前多次表达过想捐献自己遗体的愿望。因此,他去世当天,经过化验监测以后,他的呼吸一停止,肝脏就被摘取,送往天津,在那里,一个病人正等待移植。按照凌峰教授的说法,史铁生又把他的生命传递给另外一个人了。

考场范本

史铁生对心灵的追求、对生命的感悟亦呈现超然脱俗之美。他的生命是痛苦的,灵魂却又是那么纯净。从《活着的事》到《写作的事》,从《病隙碎笔》到《我的丁一之旅》……他用生动而通俗甚至是优美的语言追寻和探索了关于我们人生的书籍和未知的道理:人生、命运、爱情、金钱和道义。
正因为如此,他多次表示去世后不搞遗体告别,也不设灵堂,希望像徐志摩《再别康桥》诗里写的那样——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史铁生走了,走的有点突然,却又是那样安然,就像“地坛里”玩耍的那个孩子玩累了回家一般。让人欣慰的是,这位有良知的作家悄然离去,引来了亿万网民的缅怀追思。人们感动的,不仅仅是他永远笑对苦难的坚强,他的文人风骨,他那些开启蒙昧心灵让人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文字,他对生命意义的思考,还有他把有用的器官“无保留、无条件”捐赠他人,“骨灰有意洒在地坛”的高尚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