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米胡同里看夕阳

当我把一篇文章的最后一行字打完时,突然想哭了,因为掷笔抬头的那一瞬,方觉得满室蓬荜生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见无限的黄昏把远处的瓦灰色楼房和近处几排高大的杨树,装点得那么辉煌和潇洒。我把手指轻轻地插进发缝,慢慢地用指甲拾取着藏在发间的黄昏。也就在此时,我忽然发现了自己的发间有一根银丝,很刺目的白,像一线雪从山崖飞旋而下,动人心魄地飘垂着。

第一次见着白发是在初中,14岁,那是为了一桩游戏。我的同学要在我头上拔下一根发丝。她拔下我的头发,却恰恰拣出了一根白的,惊叫着笑了一声,我也惊叫着笑了一声。而后就像扔冰棍纸一样扔掉了。我们再也没有说起这根白发,青春好长好长呢。

这次见着白发,是在9年之后的黄昏的天光中,我的心底里叹息复叹息,不知青春是否已驶到尽头,泪水忍不住地往外涌了。

我把白发拈在手中,想到户外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消磨一下寂寞得让人忧愁的时光。

走出灰色的楼房,路过一片方形的石板地,便到了炒米胡同了。我把步子放得轻轻的、悄悄的、慢慢的。夕阳在要沉沦的一刻,爆发着如火的金光,整个胡同都盛满了黄昏,恍若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宫殿的长廊。一群鸽子不知听到了什么哨声,忽地从一处暗淡中飞起,或灰或白,一律都徐徐地向着天空飞去。

我的步子放得更缓更慢更轻了。因为,我看到了在炒米胡同两侧的每一家的院门口,几乎都坐着一位老人。他们一样的表情,一样的姿势,在悄然领略、享受着迷人的夕阳。他们的头发全都白了,他们双手交臂,双腿并拢,眼睑低垂,几乎是熟睡时的表情。他们满面的皱纹里横溢的金光,使他们的脸显得更为祥和。他们那表情,真是人世间少有的平和,实在是柔和得不能再柔和,安详得不能再安详了。

我第一次意识到,炒米胡同有太强太旺的生命在天地间存息。而我那根雪一样的白丝,跟老人们满面的黄昏比起来,不知要淡多少倍呢。

考场范本

因为感伤青春的易逝而流泪,却看见夕阳里暮年老人们的平和及安详。我的泪水在他们面前悄然收敛。手中拈着的白发,也不知不觉飘到地上随风而逝。炒米胡同很长很长,黄昏在这里却很短很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