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报时声音

波兰科拉可夫广场附近有一座教堂,在这座教堂的钟楼上,每天都有一个人吹响喇叭准确报时,无数的人都跟着这个喇叭的报时声来对表。

更为奇特的是,每天中午,这座教堂钟楼上报时的声音就会由全国的广播电台进行转播。吹喇叭的人站在钟楼上,朝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大声吹响喇叭,人们可以听到吹喇叭的人从一个方向走向另一个方向的清晰的脚步声。但是,吹喇叭的人每次吹到一个特定音符时,喇叭声就会停下来。

其实,吹到某一音符便戛然而止,是因为一段真实的历史。13世纪时,波兰突然受到外族入侵,一个更夫发现了这个情况,就吹响了喇叭向大家报警,当他吹到这个音符时,被侵略者射来的箭刺穿了喉咙。这个更夫被波兰人赞誉为民族英雄。

波兰的这座教堂一直坚持用喇叭报时,并且在吹到这个音符时就停下来,是为了让人们记住自己国家的民族英雄,记住一段不能忘怀的历史。

考场范本

英雄,关键在于渗入百姓的内心,历史书上的泛泛而谈,我们根本不需要。 重新定义英雄,英雄是穿越千年尘埃来到我们身边的朋友,他能把数千年间的历史化成一抹简单的微笑,融入我们的心中。历史不再遥远,英雄不再遥远,我们与英雄一起,再次轮回在悠长的时光隧道里,体味他们鲜活的气息。英雄终将老去,历史不再重复,但我们不能忘记英雄,不能忘怀历史。正因为有了无名英雄的付出才有了我们的幸福生活,才有了辉煌灿烂的今天,我们要学会铭记,学会感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得更远。

瓶瓶罐罐助学情

颜展红,男,扬州市江都信用联社临时工。

1992年,颜展红夫妇来江都打工,学校在没有收齐借读费的情况下破例收下了他们的孩子。那时,颜展红便下定决心,要帮助困难的孩子,让他们踏踏实实上学。

2002年1月起,颜展红就从每天帮别人扛煤气罐得来的报酬中抠出5角钱,放进储蓄罐,两个月后,他联系到两名特困学生,把钱送到了学校。为了能资助更多的孩子,老颜同时打了3份工,白天在信用联社负责水电管道维修,下班后挨家挨户送煤气,晚上给证券公司看门值班。生活的艰辛没有给颜展红带来灰色,相反,那些受助孩子的来信和成绩单,让他内心充满了阳光。

颜展红资助的孩子多了,就开了个户头,请储蓄员定期把学费汇出去。信用社的8位职工知道了他的爱心故事后,悄悄约定,每次领工资时把零头放进去,帮老颜资助更多的贫困学生。如今“展红爱心基金”的资助人已达20多名,资助的学生已有50多人。此外,颜展红还把他的爱心服务延伸到特困群体。2009年,他在城区各社区设立了志愿者服务点,发放300张爱心服务卡,将温暖送到特困群体手中。

7年来,颜展红用点滴爱心汇成了一条充满人间温情的长河。

考场范本

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看待你周围所有的人。你将会发现自己是多么快乐,放开你的胸怀,让霏霏细雨洗刷你心灵的污染。学会感恩,会让我们的心胸更加宽广,会让我们心无旁骛地享受生活!
1992年,颜展红夫妇来江都打工,学校在没有收齐借读费的情况下破例收下了他们的孩子。那时,颜展红便下定决心,要帮助困难的孩子。2002年1月起,颜展红就从每天帮别人扛煤气罐得来的报酬中抠出5角钱,放进储蓄罐,两个月后,他联系到两名特困学生,把钱送到了学校。
因为他人的阳光,而让自己的灰色生活变为了彩色。爱,正是这样的一种意义,成就他人,绽放自我。

魏迪仁:孝慈楷模

魏迪仁,82岁,湖北职业技术学院离休干部。先后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三次荣立三等功。

魏迪仁战功卓著,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始终保持革命本色,艰苦朴素。他常说,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他是幸运的。正因如此,他以感恩的心对待已牺牲战友的父母。

魏迪仁与英雄黄继光是一个营队,魏迪仁曾任该营的机枪连指导员。魏迪仁十分牵挂英雄黄继光的母亲邓芳芝,部队邀请邓芳芝到军营,魏迪仁敬称邓芳芝为“黄妈妈”,精心照顾“黄妈妈”,直到“黄妈妈”去世。黄继光的侄女黄英参军后,魏迪仁关心黄英的成长,黄英的女儿顾凌后来也参军。魏迪仁与黄家的情谊延续了半个多世纪。

20世纪60年代,魏迪仁的妻子患精神病,50年来,魏迪仁精心照顾妻子,从不动摇,演绎了感人至深的人间真情。从70年代开始,魏迪仁专注于传播传统教育和中华孝道的教育生涯,四十年如一日给大中小学生作德育辅导报告,引导青少年继承传统文化,弘扬中华孝道。

考场范本

落叶在空中盘旋,谱写着一曲感恩的乐章,那是大树对滋养它大地的感恩;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中飘荡,绘画着那一幅幅感人的画面,那是白云对哺育它的蓝天的感恩。因为感恩才会有这个多彩的社会,因为感恩才会有真挚的友情。因为感恩才让我们懂得了生命的真谛。
82岁的孝慈楷模魏迪仁,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始终保持革命本色。他常说,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他是幸运的。正因如此,他以感恩的心对待已牺牲战友的父母。
魏迪仁与英雄黄继光是一个营队,魏迪仁曾任该营的机枪连指导员。魏迪仁十分牵挂英雄黄继光的母亲邓芳芝,部队邀请邓芳芝到军营,魏迪仁敬称邓芳芝为“黄妈妈”,精心照顾“黄妈妈”,直到“黄妈妈”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