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凯拉•德普林斯:战争孤儿,芭蕾舞台上的黑珍珠

14年前,一阵风把一本旧杂志吹到了塞拉利昂一家孤儿院的门口,一个小女孩捡起杂志,被里面的一张照片吸引住了:一个女子穿着粉色的裙子,踮着脚尖单腿站着。小女孩不懂什么是芭蕾,但完全被迷住了。她撕下这张照片,藏在衣服里。如今,这个小女孩已成为世界芭蕾舞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她叫米凯拉•德普林斯。

德普林斯1995年出生在塞拉利昂,那时她的名字是麦宾蒂•邦古拉。她出生时,塞拉利昂内战正打得火热,德普林斯的父母在战火中丧生。

在孤儿院的日子不堪回首,人们不叫她的名字,而叫她“魔鬼的孩子”,因为她患有白癜风,脖子和胸部有白斑。正当生活陷入绝境时,那本印有芭蕾舞者的杂志出现了。

1999年冬天,她遇到了来自美国的德普林斯夫妇。一到美国,德普林斯就开始学芭蕾舞。身上的白斑曾让她一度陷入自卑,但老师告诉她:“我没注意到你的皮肤,我只关注你的舞步。”养父母也一直在支持她、鼓励她,每天轮流开40多分钟的车送她去上课,一送就是10年。

现在,她是荷兰皇家芭蕾舞团的一员。除了艰苦的训练,德普林斯要付出比大部分舞者更多的努力——因为她的肤色。但德普林斯一直在坚持。她还希望能在塞拉利昂开一个艺术学校,用自己的经历告诉那里的孩子:“即使你有悲惨的过去,即使你正在经历很多困难,但只要你怀有梦想,就可以实现它。”

考场范本

是梦想,成为支撑德普林斯活下去的理由;是梦想,让德普林斯骄傲地站上闪亮的芭蕾舞台。不堪回首的童年,给德普林斯的内心留下了难以抚平的伤痛。但德普林斯战胜了过去,直面未来,其实就是战胜自我的过程。虽然出身战乱时期,但德普林斯夫妇的呵护、芭蕾老师的鼓励都让德普林斯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温暖仍存,爱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