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格•派克:最著名的“路人甲’

格雷格•派克,是世界上最有名的路人。据《纽约客》介绍,他的发言已经被美国媒体在新闻报道中引用了将近一千次。根据Nexis数据库的统计,仅在1995年到2004年,派克的发言就被美联社引用过16次,《Newsday》14次,《纽约每日新闻》13次,《纽约邮报》12次。

格雷格•派克到底是谁?他是一个美国高速公路维修工。没有任何了不起的技能,也不是某方面的专家。派克说,他的秘诀很简单,重点就是要在对的时间去对的地点,“你要知道记者们会去哪里,然后抢到第一排,表现出你在第一排有多么高兴。”自从1995年被《坦帕论坛报》采访过之后,派克就把“被新闻报道引用”视作新的志向。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见过了四任总统和两任教皇,参加了三届MLB(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世界系列赛和两次超级碗。扬基队比赛有他,《星球大战》上映有他,H&M新店开张也有他。

因为他被引用的次数实在太多,美联社还专门给员工下发了“禁令”,要求他们不得在报道中引用格雷格•派克这个人的话。

派克本人倒是把美联社的“不配合”当作一种成就:“我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可奇怪的,反正我不相信现在美国会有人没听说过我。”

考场范本

这个讨厌又可爱的路人,可谓凑热闹的最高境界。虽然记者不大待见这位路人甲,但观众也许会为他的执着而开怀大笑。用积极参与的方式出名,没什么不对。

非洲人的理想世界

意大利著名摄影师梅耶尔来到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马里。

在首都巴马科,他将世界著名景观以及西方发达国家城市街景、自然风光等制作成背景图片,让不同年龄的人从中选出自己喜欢的或是梦想的地方。然后,梅耶尔将每位参与者的个人照片和选出的背景图片融合到一起,组成一幅极具立体感的画面,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成功。

可能你会以为,如此贫穷落后之地的居民应该出于本能选择一些豪华的场面作为背景,来表示自己对命运的抗争和不满。但是,所有参加这次活动的马里人,不论年龄和性别,竟没有一人选择奢侈、豪华的背景!他们有的人选择了令人乏味的教堂大厅,却没有选择好莱坞的华丽电影场景;有人选择了一些喧闹的地方作为梦想地,例如一条美国高速公路、堵满了出租车的西方某城市街道,却没有选择顶级跑车或带有私人游泳池和小型飞机场的豪华别墅;还有人选择自然风光为背景,比如一片茫茫白雪、古希腊遗址的废墟或是宽广无垠的大海,甚至还有个小男孩选择了一个堆满资料的档案室。

马里人只对日常生活、城市街道和那些不知名的自然风光感兴趣,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和其他人在一起。虽然被给予了梦想的权利,但他们既不想通过照片来“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也不想用它来炫耀。

去过梅耶尔摄影工作室的一位马里人对我们说:“非洲没有绝望,没有因身陷悲剧和战争而无法自拔。”这让我们对这个健康的、生机勃勃的非洲敬佩万分。

考场范本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又似乎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倘若我们失去了它,恐怕只会是行尸走肉般地苟延残喘于世。它闪烁着熠熠的光辉。在你跌倒受伤的时候,它就像远方诱人的风景,让你擦干眼泪,继续迎着荆棘奔跑。它无时无刻不为干枯的生命注入鲜活的能量,让激情在全身的每一根神经末梢传递,潮水般覆盖住年轻的生命。
我们要有执著追求的梦想,要让原本白纸般的生命开出五彩斑斓的花朵,回首以往,使得内心盛满充实与感动。最美丽、最朴素的梦想属于这些生活得并不富足的人。在这里,每个人的梦想都十分普通却相当合适,甚至就是现实的一部分。

守住良心的“一厘米主权”

1992年2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审判。在柏林墙倒塌前,27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

亨里奇的律师辩称,卫兵仅仅是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

你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卫兵。亨里奇案作为“最高良知准则”的案例早已广为传扬。抬高一厘米,是人类面对恶政时不忘抵抗与自救,是“人类良心的一刹那”。

考场范本

生命的长途中有平坦的大道也有崎岖的小路;有春光明媚万紫千红,也有寒风凛凛万木枯萎。在生命的寒冬里我们需要执着,然而当面前就是万丈深渊之时还固执前行就意味着死亡。
变通就是一指间的距离却让你获得生命。在柏林墙倒塌前,27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亨里奇的律师辩称,卫兵仅仅是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