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良:从妓妾到“画魂”

潘玉良,又名张玉良,字世秀,江苏扬州人。著名画家、雕塑家,中国第一位女西画家。

在潘玉良被尊为“一代画魂”之前,还叫张玉良的时候,她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女人。这位命运多舛的女画家幼时父母双亡,14岁被舅舅卖入青楼。后来,她被人赎身并纳为小妾,改名潘玉良,才“把脂粉化成油彩,重新涂抹了自己的生命”。

在丈夫潘赞化的鼓励下,潘玉良报考上海美专,成为上海美专的第一个女学生。但是人们把她习画的历程当做艳闻传递。一名女同学甚至要求退学,“誓不与妓女同校”。校长刘海粟在敬佩之余,建议潘玉良去欧洲留学。因为他已经清醒地意识到,在当时的道德环境里,潘玉良的绘画才能会被扼杀掉。

在丈夫的支持下,她与徐悲鸿一道,师从法国著名画家达仰·布佛莱习画,1926年她的作品在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上荣获金奖,打破了历史上没有中国人获得该奖的纪录。

受导师刘海粟之聘,1929年,潘玉良回到上海美专任教,之后亦被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聘为教授,后来还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画展”,但是仍然有人诋毁她。她又一次求学法国,再也不曾回国。她自称“三不女人”:不谈恋爱,不加入外国籍,不依附画廊拍卖作品。潘玉良客居海外40年,终日在卧室作画,靠友人接济度日。

考场范本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过:“超越自然的奇迹多是在对逆境的征服中出现的。”关键的问题是应该如何面对挫折。
人们都希望自己的生活中能够多一些快乐,少一些痛苦,多些顺利少些挫折,可是命运却似乎总爱捉弄人、折磨人,总是给人以更多的失落、痛苦和挫折。
我国著名女画家潘玉良,生活道路上屡遭挫折,幼时父母双亡,14岁被舅舅卖入青楼。在上海美专上学时,一名女同学甚至要求退学,“誓不与妓女同校”。她就是不甘心受命运的摆布,将自己的精力全都投入到艺术中去,百折不挠,终于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
1926年她的作品在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上荣获金奖,打破了历史上没有中国人获得该奖的纪录。

活着

《活着》是以“我”(一个文化工作者)的口吻写成,以主人公“福贵”的叙述为主。

少年时的福贵,生在福中不知福,好赌成性,对家里的娇妻“家珍”拳脚相加。最终福贵将家里的祖业输光了,气死了父亲,沦为了靠租地为生的佃农。

地位的一落千丈并没有使福贵意志消沉,然而母亲的身体却每况日下,一天福贵进城为母亲抓药,不幸的事发生了,福贵遇上了国民党抓壮丁,被编进了队伍,在这里他遇到了“春生”。

几经转辗,福贵遇到了解放军得以回家,而春生留在了解放军的队伍里。回家后的福贵难受极了,母亲死了,女儿凤霞因为发高烧没得到及时的治疗成了聋哑人。

考场范本

挫折与不幸是人生的伴侣,但又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它能使人清醒,催人奋进。面对挫折与不幸,悲观的人看到的是死的迫近,乐观的人看到的是生的转机。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我们要用笑脸去迎接挫折和痛苦的造访,充满勇气和信心地去接受挫折和痛苦的洗礼,把握这上天赐予我们的财富,做一个生活的强者。
《活着》中的主人公福贵,他的人生坎坷,少年时的福贵,生在福中不知福,好赌成性,对家里的娇妻“家珍”拳脚相加。最终福贵将家里的祖业输光了,气死了父亲,沦为了靠租地为生的佃农。最后母亲也因为因病去世,但是,他还是坚持下来,勇敢面对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