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奖之魂

倘若以一言来形容鲁迅,我只能说他有着古武士之气概和中国式的血肉之躯,该强硬的时候他绝不妥协。鲁迅是纯粹彻底的文学家,文章犀利伸展到一切可能的地方,至死都在拼命伸展抵抗。

先生卧病在床的时候,托我找他时任南京宪兵队长的一名学生来见他。那名学生去见了先生,没说上几句话就回去了。

不久后先生收到从南京来的一封信。那天鲁迅先生又晃悠到我家,说道:“老板,今天我可遇上了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哦。上次从南京来看我的那家伙居然给我来了封信,言辞恳切委婉至极呀,说是想要撤销对我的逮捕令呢。我可不同意,所以这就来给那家伙回信了。”“好不容易撤销了,那不是很好吗?”我问他。他回答说:“我的日子也不长了,突然撤销跟了我十年的逮捕令会让我感到寂寞冷清的,所以信中已说明让那家伙不要撤销对我的逮捕令了。”

对于中国,特别是中国人,他总是毫无掩饰地加以揭露和批判。我在《活中国的姿态》这本漫谈书中写到中国的优点,可对此先生却批评道:“老板,这可不行啊。过度的夸奖会让孩子们得意忘形的。书总要起点教育作用,所以还是得从头彻尾地多加批评才是。”我回答说:“可是,这确确实实是中国人的一个优点啊。”先生遂又回道:“要换成我,是断然不会这么写的。”语气依然强硬,坚决批判中国人的缺点。

但是先生并不是为了揭露而揭露,实际上他真的在担心着中国的命运。记得他临终前说过这样的话:“中国的未来如同阿拉伯沙漠,国内由于战争在不断地沙漠化,而国外又在不断地加速扩大沙漠化,两个方向都在不断地沙漠化。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中国的四万万民众将被逼到饥饿的战线上,到这时,就不仅仅是中国的不幸了,而是中国全体国民的不幸了。”

考场范本

我们读《药》,读《阿Q正传》等,读到的是鲁迅先生笔端流淌出的批判思想。再来看友人眼中的他,对于自己的同胞,他依然毫无掩饰地揭露和批判。这一切的背后,是先生对于自己民族和国家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