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的梦

在北平与青岛住家的时候,我永远没想到过:将来我要住在什么地方去。在乐园里的人或许不会梦想另辟乐园吧。在抗战中,我在重庆的郊区住了六年。这六年的酷暑重雾和房屋的不像房屋,使我会做梦了。我梦想着抗战胜利后我应去住的地方。

春天,我将要住在杭州。二十年前,我到过杭州,只住了两天。那是旧历的二月初,在西湖上我看见了嫩柳与菜花,碧浪与翠竹。山上的光景如何?没有看到。三、四月的莺花山水如何,也无从晓得。但是,由我看到的那点春光,已经可以断定杭州的春天必定会教人整天生活在诗与图画中的。

夏天,我想青城山应当算作最理想的地方。在那里,我虽然只住过十天,可是它的幽静已拴住了我的心灵。在我所看见过的山水中,只有这里没有使我失望。它并没有什么奇峰或巨瀑,也没有多少古寺与胜迹,可是,它的那一片绿色已足使我感到这是仙人所应住的地方了。目之所及,那片淡而光润的绿色都在轻轻地颤动,仿佛要流入空中与心中去似的。

秋天一定要住北平。天堂是什么样子,我不晓得,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北平之秋便是天堂。论天气,不冷不热。论吃食,苹果,梨,柿,枣,葡萄,都每样有若干种。论花草,菊花种类之多,花式之奇,可以甲天下。西山有红叶可见,北海可以划船——虽然荷花已残,荷叶可还有一片清香。衣食住行,在北平的秋天,是没有一项不使人满意的。

冬天,我还没有打好主意。成都或者相当的合适,虽然并不怎样和暖,可是为了水仙,素心腊梅等,仿佛就受一点寒冷,也颇值得去了。昆明的花也多,而且天气比成都好,可是旧书铺与精美而便宜的小吃食远不及成都的那么多,专看花而没有书读似乎也差点事。好吧,就暂时这么规定:冬天不住成都便住昆明吧。

考场范本

梦是对现状不满意时,寄希望于未来的一种方式。“梦”代表着当下暂时没有能力达到的未来和想要抵达的另一种生活。因为对眼下的居所不满,老舍用最舒适和惬意的四季,连接成一个美好的“住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