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又显灵, “炒大师”妖风刮向医界

2010年岁末,北京再现一位“张悟本式”的神医,这个名叫刘逢军的男子据说3小时望诊254人,不问不说几十秒望诊一人,并号称可看照片替人治病。但经记者调查发现,其学历造假,职称造假,从医经历造假,造假无处不在。

在商业机构的精心策划包装下,通过出版书籍、光盘等多种途径的反复炒作,这位不懂医理,也没有行医资格的普通人已经被成功包装成所谓的“大师”“神医”,走俏于医疗市场。手法与此前的刘太医、张悟本等骗局相似。已经有足够的事实显示,在当下社会,一股“炒大师”之风正在向医疗界慢慢侵袭,危害着公众利益。

考场范本

在多个领域,“炒大师”的例子可谓比比皆是。在娱乐圈,歌艺资质平平的人,能够让演艺公司通过商业炒作,塑造成所谓的天王巨星。在文化圈,即使是不入流的写作者,也能在足够多的谎话与蛊惑下,一夜之间就成为众多不明真相者的偶像。
在一个社会,炒什么可以,炒什么不可以,什么绝对不能炒,执法者都应该鲜明地表态。这种表态不仅要体现在语言上,更该体现在立法与执法上。如果这样的“大师”们一露头就被严厉惩处,及时清除出市场,违法成本远远高于违法所得,相信就不可能出现如此之多令人瞠目结舌的所谓“大师”,还有那些看照片治病的荒诞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