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泽石:忠于祖国的志愿军老战士

张泽石,男,1946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1947年入党,从事地下学运、农运及敌后武装斗争。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第60军180师538团宣教干事,因部队陷入重围负伤被俘。

张泽石曾经有过一次摆脱战俘身份的机会:一位美国上尉发现他精通外语,想让他到第八军司令部去当平民翻译,免除他的战俘身份,并承诺,战争一结束,就送他到美国去上学。当年,张泽石以物理满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时,曾有过到美国留学的梦想,但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他坚决拒绝,选择留在战俘营,希望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帮助战友们渡过难关。

1951年7月10日,朝鲜战争进入了漫长的边打边谈的新阶段。战俘问题使谈判陷入僵局。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方面提出“自愿遣返”的原则。美国认为,如果有大量的朝鲜和中国战俘拒绝回到共产党方面,这无疑是心理作战和政治上的一个胜利,同时也是谈判桌上讨价还价的一个砝码和拖延谈判的有效手段。

美方为强迫战俘拒绝遣返,更多的是通过纵容叛徒们在其控制的集中营里对不愿去台湾的战俘进行人身折磨,大多数人被强行在身上刻下永远也洗不掉的反共口号和图案。坚决要求回大陆的战俘被单独关押起来,并遭到残酷毒打,张泽石便是其中一员。1954年,张泽石作为最后一批交换战俘回国。

回国后张泽石被视为变节者,开除党籍军籍。在“反右”“文革”等历次运动中遭受迫害,直到1981年落实政策,恢复曾中断了30年之久的党籍和军籍。尽管遭受种种不公正待遇,张泽石的爱国之心却从未动摇。

落实政策后,张泽石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先后创作出版了《我从美军集中营归来》《战俘手记》《我的朝鲜战争——一位志愿军战士的自述》等作品,为我们还原了当年那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考场范本

爱国是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慷慨激昂;是鲁迅“零台无计逃神矣,我以我血祭轩辕”的义愤填膺;是周恩来总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雄心壮志;是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赤胆忠心……
志愿军老战士通过两年多极其艰辛的斗争,终于回到日思夜想的祖国!尽管回来后受到过极大的委屈与磨难,但我也获得了只有在祖国才能获得的珍贵的亲情友情爱情,以及近30年来所享有的学习和创作的权利、尊严与人身自由。我正是在那远离祖国的异国孤岛上、在战俘营的黑牢里,才真正懂得了“祖国”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当我弄明白了我们回国后所受的磨难完全是来自那个独裁暴君,我对祖国就只剩下爱和担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