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笔能致血铅超标”:无知还是冷漠?

铅笔由石墨而非铅制成,这是一个科学常识。镇长苏根林说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支撑苏镇长奇葩判断的,同样来自权力对于这家化工厂合法存在、必须存在的强硬支持。

面对孩子日益超标的血铅,当地村民说,这个厂,它不走我走,我不走它走。当地官员的姿态,显然是铁定了站在污染企业主身边的。这种集体的官员冷血,超出了人们可以承受的心理范围,人们在呼唤着救救孩子的时候,希望上级部门治病救人,先诊断出这些冷血官员心灵的病根在哪。

这是一种群体性的血液冷漠症。即便镇长苏根林真的不懂铅笔搁嘴里咬不出血铅的超标,但一个排放如流的化工厂,其日夜生产对于当地居民的生命健康的危害与威胁,绝不应该是该地官员智商集体为零的共同盲区。只不过,百姓的健康甚至生命权,无法在他们这转换为强效的治污动力,这无疑让人遗憾。

300 多儿童超标的血铅,不只是化工厂通过空气和流水渗透进他们稚嫩的血液之中,更是权力为违法排污企业夜以继日的撑腰而注入的。他们为企业带来的经济效益而兴奋,却对民众的生命健康表现出无情,让300 多儿童的血液灌满铅般的沉重。

没有一以贯之的权力癫狂,是信口扯不出咬铅笔“也可能超铅”这样荒谬论断的。这是衡东官员面对民众“它不走我走,我不走它走”的矛盾冲突,所发出的最具蔑视民意意味的挑逗,更是权力对于民众权利的挑战。这样的官员不走,民众的心便会散。

考场范本

官员伤害民众利益与感情的事件时有发生,面对种种令人遗憾和愤慨的现象,我们理应批判,但值得注意的是,批评声中一定要保持理性,切不可为了批评而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