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永硕:办个监狱来蹲

欧·亨利的小说《警察与赞美诗》里,身无分文的流浪汉索比颇具创意地想到,犯点小错,被警察逮进监狱,就可以白吃白住,熬过寒冷的冬天。在一百多年后的韩国洪川,也有数百韩国人自愿去监狱蹲一蹲。他们不是为了蹭吃蹭住,如今自愿“蹲监狱”,是要倒贴钱的。

这个交费就可以蹲的监狱自然是“假监狱”,它专门服务于想蹲却又不够蹲真监狱条件的人。但你若以为这不过是商业时代的赚钱创意,或生活体验营,就枉费了“监狱长”权永硕的苦心。对于自己的模拟监狱,权永硕的态度是极其严肃的。

47 岁的权永硕原本是名律师。像不少成功人士那样,他感受到中年危机:无法停止工作,却又不知工作为何。“生命不在我的掌握之中,”曾经的权律师说,“我被无形的力量推来推去,而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为化解中年危机,人们寻觅过各种各样的办法,但大概很少人有权律师此种执念:进监狱蹲上一段时间,就好了。

他决定自己办个监狱来蹲。数年间,权永硕倾尽所有,投资了20 亿韩元(约合1.2 亿人民币),权太太不仅没生气,还积极帮助丈夫打理起监狱事宜,俨然副监狱长。亲朋好友也慷慨解囊,巨额投资一半来自贷款,一半来自亲朋的捐赠。这真不是投资行为,因为权永硕从一开始就说清楚了,该“监狱”是非营利机构。

2013 年6 月,监狱精神中心正式开业了,大受欢迎,期期满员。蹲此“监狱”程序简单。登记过后,“囚犯”们被要求上交手机、书本及其他随身物品,换上统一的“囚服”。每人会分配一个5.5 平米的单间,这样的单间,该监狱共28 个。单间里只有厕所、水池和一个可供坐在地上写字的小方桌。门上有个小洞,一日三餐就从这里送进来。除了放风时间,“囚犯”们的生活就在这里度过。两日三夜的囚禁之旅,收费为15万韩元(约合900元人民币)。

“监狱”中的生活让“囚犯”们受益匪浅。一位大叔表示,正是因为自由受限,“才有机会和自己说话”。这正是权永硕所愿。他将“监狱”命名为“监狱在我之中”,称“只想给大家一个审视自我的机会”。

考场范本

因为想把自己关上一阵子,他办了个监狱,谁知监狱开业后大受欢迎,期期满员。这是喧闹都市中的一方净地。权永硕觉得,从前我们都只盯着眼前,而现在,我们应该学会时常往后退,去看看自己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