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被增加的人

我很惊讶——原来到最后我连一件礼物都不曾预备。我早就接到她“发愿”的邀请信,当时只觉得要买一件礼物并不是难事。可是,明天,她就要发愿了,我仍然还没找到一件合适的礼物。

她们对我那么好,从那么遥远的山上,为我送来自烘的热蛋糕,自制的大蜡烛。但我却找不到一件可送给她的礼物——在她立志以贫穷、服役为终生目标的日子。

如果我送她一点小摆设,她该放在哪里呢?如果我送她一篮花,那易凋的繁花怎能切合她永恒的誓愿——而且我怀疑她会责备我说:“为什么不用它去周济穷人呢?”

我能送她唇膏吗?当她亲吻小孤儿的时候,她早已有最美丽的红唇。我能送她胭脂吗?当她奔波于山径去服役的时候,她已有最动人的朱颊。我能送她衣料吗?神圣的白袍已将她嫁给理想,世间还有什么花色的衣料足以妆点她?有什么臂钏足以辉煌她操作的手臂?有什么项链可以辉映她垂向卑微者的头项?

世间这么大,市场这样喧腾,而我却买不到一个可以送给她的礼物。

我打算送一件礼物给一位国外的牧师的时候,同样的困难又产生了。我才忽然发现,这世界上原来有一种人,你简直无法用任何东西来增加他,他自己已是一个完美的宇宙。

任何生活里牵牵绊绊的小物件对他而言都未必有意义,他是一个经常忘记自己的人——他必须经过别人的反复提醒才会猛然意识自己的存在,他自己是不在他照顾的范围之内的。

也许,我可以送他一本书,但对一个已拥抱了这世界的人,还有什么书可以增加他的智慧,还有什么知识可以提高他的价值。
原来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你简直无法用任何东西来增加他,他自己己是一个完美的宇宙。

考场范本

你想不出也找不到合适的礼物可以送给对方,并非因为彼此之间的不了解,也并非因为对方在物质方面并不匮乏,只是因为对方在精神上的富足。他已用自我构建的精神体系,完满了自己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