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是一种能力

古波斯的薛西斯一世是一代能君,他曾以庞大的舰队攻破希腊,洗劫雅典城。晚年大兴土木,广建宫室,并追求声色之娱,极尽欢乐。但他仍不快乐,他说:“我愿赏他千条黄金,如果有任何人能告诉我找到快乐的方法。”

薛西斯一世拥有帝国至高的权柄,享尽人间的欢乐,但欢乐已穷,反翻为空虚和百无聊赖的寂寞之叹。而与他相对的,则是英国19世纪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济慈。济慈视万物皆有情有美,而且这种美的愉悦无垠无限。因而他说:“听到的旋律诚然美矣,而那没听到的则更是甜美!”

薛西斯一世追求快乐,但满足却不等于快乐。他的晚年孤独而自闭,这证明:外求的快乐有时而尽,它的逻辑与鸦片类似,耽溺与空虚并存,快乐附带着不快乐。

外求的快乐有时而穷,向自己内心里面寻找的快乐却永远无限。薛西斯一世是“一度享乐主义”,济慈乃是“二度享乐主义”。这不是在鼓吹一箪食、一瓢饮那种颜回式的快乐,而是因为长期以来,人们早已习惯于一种“快乐——感官——奢侈复合情结”,而失去了真正快乐起来的能力。

因此,我们显然已需要自我提升。

考场范本

上帝创造了快乐、幸福、痛苦、伤悲这些财富,让人类试着乘风破浪,跋山涉水来寻找它们的踪影。有人为了寻觅快乐,陷入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迷惘;有人为了得到快乐,坠入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
波斯的薛西斯一世是一代能君,他曾以庞大的舰队攻破希腊,洗劫雅典城。晚年大兴土木,广建宫室,并追求声色之娱,极尽欢乐,但他仍不快乐。
我认为,快乐是无需寻找的,就在我们身边。他相对的,则是英国19世纪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济慈。济慈视万物皆有情有美,而且这种美的愉悦无垠无限。因而他说:“听到的旋律诚然美矣,而那没听到的则更是甜美!”
长期以来,人们早已习惯于一种“快乐——感官——奢侈复合情结”,而失去了真正快乐起来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