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智障包身工

三四年来,十余名智障工人在新疆一家化工厂遭遇了非人待遇。一年365天,这个工厂从来没停过工,而且工人们一分工钱都领不到。工地上的粉尘没过脚踝。工人们逃跑,逃跑被抓回来了就会遭毒打,干活如牛如马、吃饭与狗同锅。他们住的5个房间,每间摆放着两三张床,或用木头拼搭,或是简易的钢丝床,床上,凌乱蜷缩着肮脏的被子,薄得轻轻一提就能拎起来;有些床上的褥子就是一层薄薄的床单,有的就只是铺了层硬纸板。

考场范本

善恶产生的根源很多,对于初涉社会的人来说,也许会因为不明事理,固执己见,虽无造恶之心,可不知不觉间却伤害了许多人。如此这样的恶,往往是可以得到谅解的,也是可以改善的。但是,最可怕的是有些人明明知道自己在作恶,但仍然作恶多端,怙恶不悛,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在做人而是在做鬼,也只愿与魑魅魍魉为伍而不愿为人。像新疆将智障者当包身工的某工厂老板,明明知道自己在把活生生的人当畜生使唤,但是,为金钱所使,也就昧了良心,失了人性,把智障工人当挣钱的机器,食如猪狗,打骂有加。们都会唱《爱的奉献》这首歌,“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是呀,新疆十多名智障工人的遭遇被分摊到13亿的中国人面前,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都是轻之又轻的,但是,这样的生活让那十多名工人自己来承受,就成了不能承受之重。当这些和我们一样拥有平等权利的公民,他们的生命尊严遭遇肆无忌惮的践踏之时,这样的恶性事件也在拷打着整个社会的良知与爱心。

守住良心的“一厘米主权”

1992年2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审判。在柏林墙倒塌前,27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

亨里奇的律师辩称,卫兵仅仅是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

你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卫兵。亨里奇案作为“最高良知准则”的案例早已广为传扬。抬高一厘米,是人类面对恶政时不忘抵抗与自救,是“人类良心的一刹那”。

考场范本

生命的长途中有平坦的大道也有崎岖的小路;有春光明媚万紫千红,也有寒风凛凛万木枯萎。在生命的寒冬里我们需要执着,然而当面前就是万丈深渊之时还固执前行就意味着死亡。
变通就是一指间的距离却让你获得生命。在柏林墙倒塌前,27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亨里奇的律师辩称,卫兵仅仅是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