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已去,传奇无法定格

昏迷8年后,以色列前总理沙龙走到了人生尽头。但在遗像的镜框中,你无法定格,不知道该装英雄还是屠夫,是放和平鸽还是战争鹰。即便在以色列国内,他也是最强大和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钦佩和唾骂一同喷射。

沙龙就是这样一个欲说还休的人。1998年,在克林顿政府的斡旋下,巴以曾达成临时和平协议,后来由于沙龙的强烈反对,和谈陷入僵局。而到了2005年,他又调整强硬立场,结束了以色列对加沙地带长达38年的占领,给巴以和谈带来光亮。

的确,沙龙是一位虽已盖棺但无定论的传奇人物。从军到从政,战争到和平,战士到总理,英雄到屠夫,其生命体验可谓色彩斑斓。尤其是最后8年的昏迷岁月,叱咤风云的人居然甘愿躺在病床上忍受煎熬,是对安宁的叛逆,还是对生命的珍爱,无人知道,也令人欷歔。

看待沙龙,就看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如果你是民族主义者,他可能就是英雄,伟大的保卫者;如果你是世界主义者,他可能是屠夫、麻烦制造者;如果你是和平主义者,会对他前半生的血雨腥风反感,而对他最后几年鹰派变鸽的举动产生好感;如果你是好战者,那正好相反,对他的前半生充满景仰,而对他当总理时下令单方面行动、撤出加沙表示不解。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在以色列政坛是大块头,就像他的身体一样。而更有意思的是,沙龙曾被外界看做是唯一一位有可能与巴勒斯坦人达成和平协议的以色列领导人。但现在他已走向另一个世界,而新的勇者还未显形,巴以永久和平的希望渺茫。但只要不出现新的冲突,或许就是对沙龙最好的祭奠。

考场范本

无论你怎样定义,沙龙注定是国际政坛无法抹去的浓重一笔。他留下的争议,也许正践行了那句话: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他是英雄还是枭雄,自有历史去评述,我们且只看到一个真实存在的个体曾那样闪光。

特殊的报时声音

波兰科拉可夫广场附近有一座教堂,在这座教堂的钟楼上,每天都有一个人吹响喇叭准确报时,无数的人都跟着这个喇叭的报时声来对表。

更为奇特的是,每天中午,这座教堂钟楼上报时的声音就会由全国的广播电台进行转播。吹喇叭的人站在钟楼上,朝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大声吹响喇叭,人们可以听到吹喇叭的人从一个方向走向另一个方向的清晰的脚步声。但是,吹喇叭的人每次吹到一个特定音符时,喇叭声就会停下来。

其实,吹到某一音符便戛然而止,是因为一段真实的历史。13世纪时,波兰突然受到外族入侵,一个更夫发现了这个情况,就吹响了喇叭向大家报警,当他吹到这个音符时,被侵略者射来的箭刺穿了喉咙。这个更夫被波兰人赞誉为民族英雄。

波兰的这座教堂一直坚持用喇叭报时,并且在吹到这个音符时就停下来,是为了让人们记住自己国家的民族英雄,记住一段不能忘怀的历史。

考场范本

英雄,关键在于渗入百姓的内心,历史书上的泛泛而谈,我们根本不需要。 重新定义英雄,英雄是穿越千年尘埃来到我们身边的朋友,他能把数千年间的历史化成一抹简单的微笑,融入我们的心中。历史不再遥远,英雄不再遥远,我们与英雄一起,再次轮回在悠长的时光隧道里,体味他们鲜活的气息。英雄终将老去,历史不再重复,但我们不能忘记英雄,不能忘怀历史。正因为有了无名英雄的付出才有了我们的幸福生活,才有了辉煌灿烂的今天,我们要学会铭记,学会感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