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说三分话

《后汉书》进一步:“交浅而言深者,愚也。”若遇小人,难免因此记恨。

费仲求卦于文王,实告将来要饿死。诅咒之言!费仲诱他占国运,以便捕风捉影,贤文王也有“愚”的时候呀,又实说传不过纣王,说旁人风险更大,费仲一告密,纣王更断章取义,囚禁了文王八年。

君子难斗小人,还是俗话说得好:“敬君子方显有德,怕小人不算无能。”我更进一步:“交深言亦深者,亦愚也。”即使至交,感情笃密,交谈也得慎重,若句句刺耳,交情自然消退;若是中伤他人之言,他是否会思考:你也会在背后这样说我吗?远小人,古训也。

一两句话毁十年交情,并非危言。当记,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考场范本

仲尼曰:“不得其人而言谓之失言。”若不知对方根底,也与之无所不谈,只会显得你冒昧,缺少修养。
你说话的内容,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又或是旁人的,对方是否乐意听?有一种人天生不爱是非,不妨一窥对方神色;有一种人偏爱八卦,而麻烦也始于八卦。
费仲求卦于文王,实告将来要饿死。诅咒之言!费仲诱他占国运,以便捕风捉影,贤文王也有“愚”的时候呀,又实说传不过纣王,说旁人风险更大,费仲一告密,纣王更断章取义,囚禁了文王八年。
由此可见,语言的重要性。交浅言深固然不智,但什么都藏着掖着提防着,也是做人之大忌。
因此,我们不妨借鉴季羡林的说话哲学: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