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名: 一个人的精彩

男子800米T36决赛,东帝汶选手帕特里西奥面前的跑道似乎格外漫长,对手早已冲过了终点,他还有一整圈没有跑完,只有他一个人仍在比赛,这时全场观众起立为他加油。帕特里西奥说:“我是代表东帝汶来参赛的,我不能退出,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跑,我也要坚持到底。观众们也会鼓励我跑到终点。”

不止帕特里西奥,不少赛场都出现了“一个人的精彩”。阿富汗运动员穆罕默德·海德尔·沙伊达最后一个冲刺后,面对热情的中国观众说,他希望大家“记住我的名字”,因为2012年,他要让阿富汗的国旗在伦敦赛场上飘扬。还有尼泊尔选手迪甘·辛格·切姆琼最后一个完成比赛后说:“无论任何,来到赛场就不能半途而废。”观众们为可敬的最后一名送上了热烈的掌声,残疾人运动员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残奥精神。

考场范本

我一向强调人格独立,我拥有一片属于我的天空。它是我这一生孤独的执着、平凡的坚定,它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精彩。
男子800米T36决赛,东帝汶选手帕特里西奥面前的跑道似乎格外漫长,对手早已冲过了终点,他还有一整圈没有跑完,只有他一个人仍在比赛,这时全场观众起立为他加油。帕特里西奥说:“我是代表东帝汶来参赛的,我不能退出,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跑,我也要坚持到底。观众们也会鼓励我跑到终点。”这是赛场上一个特殊的群体性画像。
当竞争对手超越自己,冲向终点时,他们仍在努力丈量自己的未来。一个人也是精彩的,这是一种责任、一种尊严、一种对自己的爱。

“跨年晚会”烧掉2亿,咋就不心痛?

经历了5年的历练后,“跨年晚会”已成了各大电视台的“兵家必争之地”。作为2011年第一声“枪响”的跨年之战,据统计,十几家卫视的“火拼”烧掉了不下2亿人民币。

其实,“火拼”的焦点,就是比拼名人明星的争夺。因此,各台不惜手段,奇招迭出。比如,如果最后不是“放鸽子”,苏珊大妈会漂洋过海,成为江苏台跨年演唱会的“王牌”。无疑,“火拼”烧掉的2亿人民币,名人明星们口袋里满满装的,必定是大头。

让人担忧的是,如此烧钱比拼,或许将愈演愈烈。“跨年晚会”如此,接下去的春节晚会比拼,无疑将更加惨烈。于是,各大卫视之间,如此的竞争,将陷入循而往复的怪圈之中。

考场范本

英国王子查尔斯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你不得不去做的事,这就是责任。” 责任不是一个甜美的字眼,而是具有岩石般的冷峻。
一个人真正成为社会一分子的时候,责任作为一份厚重的礼物不知不觉地落到了你的肩上。它是一个你时时不得不付出一切去呵护的孩子,而它给予你的,往往是灵魂和肉体的痛苦,这样的十字架我们为什么要背负呢?因为它带给你的是人类的珍宝——人格的伟大。
以媚俗作为提高收视率的唯一手段,显然是丢掉了公共电视大众传媒的社会责任。毕竟,收视率并不代表价值取向,甚至也并非能真实反映广大受众的需求。而烧掉的钱,终究是社会资源,因此,未免让人心痛。

真正的好品性

那是位于巴黎的卡地亚高级珠宝作坊,在依次观看过钻石切割、镶嵌等工艺后,一位做了23年的抛光师引起了游客的注意。他每天的工作只有一件事,就是当基座和宝石都已经制作完毕之后,用一根细细的棉线,全方位打磨、抛光所有表面。即便是珠宝与基座的结合处,他也要擦得锃亮,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那是成品完成之后,根本看不见的地方。

一旁的游客忍不住好奇地问:“这一部分是镶嵌之后的贴合面,你却如此细致地打磨,难道不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吗?”老师傅看了他一眼,认真地说:“没人看见,并不说明它不存在,至少上帝在看呢。”

此事虽小,折射出的道理却发人深省。在旁人看来,几十年来,这位珠宝抛光师都在重复做一件无谓的、堪称浪费时间的小事。然而对他自己来说,他坚持的是内心最根本的原则和规范。

考场范本

1944年冬天,德国被盟军铁壁合围,陷入到严重的危机中,无数家庭甚至连取暖的燃料都不够。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结束,整个国家未曾发生过一起违规砍伐无记号树木的事。自觉不做不该做的事,引领他们占胜了严寒,也占胜了丑陋的人性。
一位做了23年的抛光师,主要负责把珠宝的座件在镶嵌之前抛光。当别人问他:“那些抛光的部分以后谁也看不见,你不觉得浪费时间吗?”老师傅认真地说:“一个东西没人看见,但并不说明它不存在,至少上帝在看着呢。”老师傅始终铭记着自己的责任,认真去做好每件应该做好的事。
与德国人在无人管教时依然恪守着“纸上的规定”一样,老师傅在无人在意之处依然严守着“心中的纪律”,都体现出一种境界,令人敬畏。

臣未获死,固不敢退

宋太宗时大臣钱若水通过科举考试后,先是做州推官。后来经寇准推荐,做了枢密院知事。这时朝廷出来一个大案,李继隆因为与转运使卢之翰有隙,就向太宗皇帝弹劾卢之翰,说转运使乏军兴。

太宗看了李继隆的奏疏,大怒,立刻派人去取卢之翰等三人的首级。在太宗刚要行动时,钱若水却奏请先推验,等验明事实后再按法惩治。太宗大怒,拂衣而起,走入禁中。廷臣都已离去,只有钱若水还是留在廷中。过了很久,太宗又从禁中出来,对钱若水说:“你本来只是一个州推官,我将你提拔为枢密副使,所以如此提拔你,就是因为你贤明……”钱若水从容回答道:“李继隆是外戚,贵重无比。陛下据其一封奏折,诛三转运使。即使他们罪有应得,可是天下凭什么知道他们的罪过?将他们的罪状审谳明白后再加诛,并不晚啊。我的奏言并没有得到答复,所以我要以死守之。我认为这是我做臣子的本分。我因为未获死,所以不敢退。”

经过钱若水如此详细的一番解说,宋太宗终于明白,自然就没有派人去取卢之翰等三人的首级,而是如钱若水所说,派人去调查李继隆所弹劾的事情是否属实,结果发现李继隆的所奏都是虚言。这样卢之翰三人的头颅自然都保住了,反而是李继隆被罢了职。

考场范本

英国王子查尔斯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你不得不去做的事,这就是责任。
”万棵小草学会了负责,它们尽情地释放无尽的生命力,为春天增一丝绿意;棵棵大树学会了负责,它们努力地扩张自己的枝叶,为夏天送去一片绿荫;片片金黄的稻穗学会了负责,它们谦虚地弯下腰杆,为秋天带来丰收的喜悦。
那么作为人类的我们,更应该学会负责。滕子京学会了负责,他被调到巴陵郡任太守一职,他并没因为被降职而丧失志气,而是负起了身为太守的责任,才有“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的成就,而深受百姓爱戴。钱若水学会了负责,在宋太宗派人去取卢之翰等三人的首级时,直谏将他们的罪状审谳明白后再加诛。在奏言并没有得到答复之前,以死守之。他认为这是做臣子的责任。

冰凌:文学丝路的开拓者

冰凌本人是位著名幽默小说家。

1956年生于上海,9岁时随家人前往福州。16岁时,他开始写小说,近40年来创作大量作品,其中最能表现其个性的是他的幽默小说,出版有《嘻嘻哈哈》、《冰凌自选集》、《冰凌幽默小说选》、《冰凌幽默艺术论》等作品,正在出版的有《冰凌文集》六卷本。

1994年,冰凌去了美国讲学,随后旅居美国康州。在异国他乡,冰凌对中国文化和文学感到格外珍惜,表现出了对祖国文化的非常忠诚与热爱。然而,他发现国外的汉学界和读者对中国的作家和作品知之甚少,他意识到必须有人做这些事情:让世界了解中国的作家,了解中国的文学和文化。

于是,1996年11月他在美国康州成立了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并担任会长。联谊会的宗旨有三个:确立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上的崇高地位;促进中美两国文学实质性的交流;弘扬高尚的中华民族文化。

从此,冰凌为中美文化交流做了一系列的活动,至今仍乐此不疲。

考场范本

千百年来,人类拥有上苍赐予的许许多多美好的品质与情感,强烈的责任感就是其中的一点美丽的光芒,在一颗颗忠义的赤子之心中闪耀着。
有一位海外华人作家,他不满足于写自己的小说,还肩负起了传播中国文学的重任;他不愿再看到中国作家在世界文坛上默默无闻,而孜孜不倦地奔波于中美两国,积极策划各种文学交流活动,为让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让世界更多了解中国文学。
他被誉为“东方文学丝路”的开拓者……他就是冰凌。
他把传播中国文学视作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而这种使命和责任来源于他对中国文学和中国作家的热爱。为完成这项使命,他宁愿自掏腰包,他踏踏实实地如孺子牛般谦逊奋斗,坚定前行。

在奥迪车上孵蛋

帕特里克是澳大利亚一家航空公司的职员,一次因公出差,他将自己的奥迪车停在了机场边。

六天后,帕特里克出差回来了,可他来到爱车边准备开车回家时,却一下子为难了起来。原来,一只小鸟竟在他爱车的雨刮器上筑了巢安了家,现正温柔地孵着几枚蛋,做着妈妈的美梦。

帕特里克立即打电话联系了当地野生动物协会的官员,听取他们的意见。野生动物协会的官员告诉他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由他们派专人来帮忙将鸟巢移走,二是将奥迪车继续停在那里,等鸟蛋孵化出雏鸟,雏鸟飞走后再把车子开走。

帕特里克仔细想想,如果移动鸟巢,说不定会蛋打鸟飞,惊扰甚至是破坏小鸟的妈妈梦,不如就把爱车留在这儿,让小鸟能够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美梦顺利。

就这么决定了,帕特里克把爱车继续留在机场。接下来,他从机场的公用自行车棚里推了辆自行车,准备骑车回家。

不过,野生动物协会的官员提醒他,小鸟从孵蛋开始到雏鸟能飞,最短时间也要二十天以上。帕特里克轻松一笑,说这完全没有问题,骑车能锻炼身体,还绿色环保,更重要的是保护了小鸟一家,一举多得,太妙了,太值了!

考场范本

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千百年来,人类拥有上苍赐予的许许多多美好的品质与情感,强烈的责任感就是其中的一点美丽的光芒,在一颗颗忠义的赤子之心中闪耀着。
善待自然就是坚持我们人类自身的责任感。善待自然就是善待人类自己,在如此功利和复杂的社会,这样一种为护鸟而“弃车”的举动,让我们在惊讶之余,也颇为感慨。
退而想想我们自己,如果它发生在中国,我们又会如何做呢?对于责任,西塞罗说得很有道理:“我们不是为自己而生,是我们的国家赋予我们应尽的责任。”
刘易斯的这句话更是言辞犀利:“尽管责任有时使人厌烦,但不履行责任、不认真工作的人什么也不是,只能是懦夫,不折不扣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