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文化做减法

我一直在行走。前不久刚去了台湾、香港和澳门。走来走去有个很大的好处,能知道宏观层面上我们的文化犯了什么病。

如今,清理我们的文化思路,为文化做减法,非常必要。

其一,减少一点谋术文化,增加一点大道文化,或曰大爱文化。

我曾经在大学生和高中生中做过调查,发现他们最熟悉的中国传统文化,绝大多数是谋术文化。这相当不利——既对年轻人心理健康不利,也影响中华文化的外部形象。

其二,减少一些民粹文化,增加一些理性文化。

普通民众能够在网上自由地发表意见,这是中华文明一大进步,但也确实产生了“民粹”文化:即非理性地发表极端意见后,有更多不加分辨的人盲目跟随,造成一种隐性暴力。落到艺术上,则是以收视率、排行榜作为最高标准。

其三,减少一点复古文化,增加一点创新文化。

热爱传统文化不等于盲目复古。如果一个民族的敏感点总在遥远的古代——一座古墓被挖掘,一个古人被叙述,一位古代皇帝的阴谋重新被读解,而对新的创造缺少敏感的话,这样的文化很难称为成功。我们要找到古代文化的精、气、神,进行本质化提炼,让后代能比较轻松、愉快地接受,令世界真正尊敬我们当今的创新,进而一起尊敬古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考场范本

不知于何时,你幽然出现;不知于何处,你开始熠熠发光。从历史的深远处走来,带着先哲们的不朽之作,轻轻地靠近了我,不得不说是精灵。也许是在远古,或许是在更远的时代,你便流行于民间。但我真正地认识你,便是在读《诗经》的时候。305首诗歌的确是一种文化,开创了现实主义诗歌之路。在战国七雄的争战中,你曾一度消沉,而等到战乱平息,始皇一统天下之后,你便悄悄地带上了《离骚》上路。对于当代人来说,大量信息挤压着你,多种文化触碰着你,但在资讯丰富的同时,也增加了选择的难度。文化有臃肿的部位,像脂肪一样,去掉它,生命力才更强悍。

着迷的人不会觉得苦

颜宁被人称为“最美科学家”,她却对此不以为然。在颜宁看来,最美的是自然之美和科学之美,如果非要跟自己联系起来,还可以加上人生之美和生活之美。

颜宁的人生确实是美的。她未满30岁就被聘为清华大学的教授和博导,在2012年1月,又成为霍华德·休斯首届国际青年科学家奖得主之一。她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留学时,从事抗肿瘤方面的研究,2007年10月回到清华大学后,“白手起家”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带领一个科研小组从事膜蛋白的研究。

然而,在许多人看来,颜宁的生活未免太苦了。每天除了回家、吃饭、睡觉,颜宁差不多有14个小时“宅”在实验室里,到了紧张的攻坚阶段,甚至不分昼夜连轴转。但是在颜宁心中,做科研跟搞艺术创作一样,是很美妙、很令人激动的事情,根本谈不上苦。她说:“别人老问我苦不苦,其实只要是你着迷的事情,怎么会觉得苦?”

颜宁的这番话是真知灼见,也是肺腑之言。在颜宁最初决定做科研时,有位老师曾鼓励她说:“不要整天想着柴米油盐,只要你现在努力做到最好,未来的路就会越走越宽,根本不用为找工作发愁。”颜宁牢牢地记住了老师的话,简单地做自己喜欢的研究。

实际上,这种“简单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人生也是诚实的人生,正如诗人顾城所言:“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的,因为那条路永远会清楚无二地呈现在你面前……”因为少了选择的苦,生活才更容易轻松、自由和充满乐趣,并因此令人深深着迷。

考场范本

所谓苦,就是不得已做你不想做的事。别人可能会觉得做实验、写论文很枯燥,但颜宁乐在其中。如果让她为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而不得已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那她心里的滋味才是苦的。

别叫我村长,请叫我国王

意大利西北部有一个“塞波加大公国”,该国只有公民353人。

“塞波加大公国”原本是意大利一个普通的乡间小村,在1963年被一位27岁的嬉皮青年西格诺·卡波恩宣布为一个“国家”。这年夏天,卡波恩从历史资料中发现,该村曾是罗马帝国下属的一个公国。1861年萨沃伊家族统一意大利后,塞波加公国并没有被列在当时意大利“萨沃伊王朝”的资产清单上。也就是说,“塞波加大公国”依然是一个拥有主权的“国家”。卡波恩于当日召集全体村民开会,全村以“公投”方式最终决定恢复“塞波加大公国”,并推举卡波恩为“塞波加大公国”的“国王”乔治一世。

“塞波加大公国”事件被意政府视为一场闹剧。尽管如此,“国王”卡波恩频繁出访周边多个国家,并先后与46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但都没有互派大使,如有重大的双边外交事务,都是通过电话协商解决。

凡外国公民要进入“塞波加大公国”,必须经过设立的唯一“边防检查站”,那里常年驻守着一只“国家军队”。虽然这支“军队”只有几个手无寸铁的士兵而已,还穿着19世纪拿破仑时代的服饰,却十分严格地要求“入境”者按照“大公国”的规定,一丝不苟地办理好完整的“入境”手续后,方可进入“大公国”。

2009年11月12日,73岁的卡波恩在为“塞波加大公国”服务了46年后,在无任何先兆的情况下,无疾而终在“国王”岗位上。截至目前,“王位”依然悬空,整个“塞波加大公国”人心惶惶。

考场范本

意大利着名诗人但丁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确,我们的人生应该由我们自己主宰。
行走在自己选择的人生路上,这其中别有一番独特的滋味。路漫漫其修远兮,在人生的未来之路上,我们要不断地求索路途中一切真善美的事物。
麻雀虽小,肝胆俱全。虽然不被意大利政府所承认,“塞波加大公国”的村民们却享受着自己赋予自己的权利、荣耀和快乐。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