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盲童何宇轩:我最幸福

广州市天河区华景小学三年级的一名8岁盲童何宇轩,在广州亚残运会开幕式上,双手捧着神圣的五星红旗,情不自禁抚摸国旗,亲吻国旗的瞬间,令现场不少观众热泪盈眶。

是什么让深情的宇轩在开幕式上,无论是手捧国旗走向升旗仪仗队,还是在主火炬台上弹奏钢琴,都有着沉稳、精湛、阳光的表现?是什么让他每天总是笑眯眯,说话很幽默,连老师都叫他“乐乐”?是什么让他弹得一手好琴,在舒曼等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中频频获奖?

宇轩的一篇作文《假如》揭开了谜底:“妈妈说,我是个阳光的孩子,我时时都在笑,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收获了爱。在家里,我有爸爸、妈妈和外婆的爱;在音乐的世界里,我拥有七个音符的爱;在学校,我有校长、老师和同学的爱;哪怕走在路上,也会有关爱的手伸向我。”显然先天残疾,宇轩没有看到,他看到的是别人对他的关怀和爱,他看到的是生活馈赠给他的温暖与阳光,这让他生命的天空没有因失明而黯淡。

考场范本

开幕式上,无论是手捧国旗走向升旗仪仗队,还是在主火炬台上弹奏钢琴,何宇轩沉稳、精湛、阳光的表现,让人难以相信他是一个失去光明的孩子。何宇轩现在是广州市天河区华景小学三年级的一名学生。老师们喜欢叫他“乐乐”,因为他总是笑眯眯的,说话很幽默,是大家的开心果;同学们喜欢叫他“小钢琴王子”,因为他弹得一手好琴。分析 8岁盲童小宇轩,让我们看到了平凡人的伟大。在这个孩子身上,生活的苦难、先天的残疾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良好的心态,乐观的精神让他眼里只有爱,让他心中装满了阳光,正因为如此,在常人认为的困境中他愉快前行。超越常人,超越自己,不仅让自己优雅满怀,还一路馨香遍洒,感染着每个认识他的人。

瓶瓶罐罐助学情

颜展红,男,扬州市江都信用联社临时工。

1992年,颜展红夫妇来江都打工,学校在没有收齐借读费的情况下破例收下了他们的孩子。那时,颜展红便下定决心,要帮助困难的孩子,让他们踏踏实实上学。

2002年1月起,颜展红就从每天帮别人扛煤气罐得来的报酬中抠出5角钱,放进储蓄罐,两个月后,他联系到两名特困学生,把钱送到了学校。为了能资助更多的孩子,老颜同时打了3份工,白天在信用联社负责水电管道维修,下班后挨家挨户送煤气,晚上给证券公司看门值班。生活的艰辛没有给颜展红带来灰色,相反,那些受助孩子的来信和成绩单,让他内心充满了阳光。

颜展红资助的孩子多了,就开了个户头,请储蓄员定期把学费汇出去。信用社的8位职工知道了他的爱心故事后,悄悄约定,每次领工资时把零头放进去,帮老颜资助更多的贫困学生。如今“展红爱心基金”的资助人已达20多名,资助的学生已有50多人。此外,颜展红还把他的爱心服务延伸到特困群体。2009年,他在城区各社区设立了志愿者服务点,发放300张爱心服务卡,将温暖送到特困群体手中。

7年来,颜展红用点滴爱心汇成了一条充满人间温情的长河。

考场范本

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看待你周围所有的人。你将会发现自己是多么快乐,放开你的胸怀,让霏霏细雨洗刷你心灵的污染。学会感恩,会让我们的心胸更加宽广,会让我们心无旁骛地享受生活!
1992年,颜展红夫妇来江都打工,学校在没有收齐借读费的情况下破例收下了他们的孩子。那时,颜展红便下定决心,要帮助困难的孩子。2002年1月起,颜展红就从每天帮别人扛煤气罐得来的报酬中抠出5角钱,放进储蓄罐,两个月后,他联系到两名特困学生,把钱送到了学校。
因为他人的阳光,而让自己的灰色生活变为了彩色。爱,正是这样的一种意义,成就他人,绽放自我。

父与子

埃·奥·卜劳恩早期生活艰难,连中学都没钱读。

打工生涯挡不住他求学的信念和对艺术的追求,他19岁就开始在绘画界崭露头角,作品频频出现在报刊上。1930年10月18日奥塞尔和同学马丽加尔德-班策尔在柏林举行了婚礼,第二年爱子克里斯蒂安(Christian)出生,成为了卜劳恩的创作源泉,1934年,《父与子》问世。想来那段时光真的是作者生命中难得的幸福时光。

1944年3月,卜劳恩因为早期的一些政治漫画被纳粹分子告发,指控他犯了“反国家言论罪”。4月6日,在纳粹臭名昭著的“人民法庭”判处他死刑的前夕,卜劳恩自杀于关押他的牢房。

在遗书中,他承担了全部指控,想以此为朋友开脱,给妻子马丽加尔德的诀别信中他写道:“……我为德国而画画……还望把他(克里斯蒂安)哺养成人。带着幸福的微笑,我去了。”这样,一代幽默大师被万恶的法西斯无情地扼杀了。

考场范本

埃·奥·卜劳恩早期生活艰难,连中学都没钱读。打工生涯挡不住他求学的信念和对艺术的追求,他19岁就开始在绘画界崭露头角,作品频频出现在报刊上。
卜劳恩因为早期的一些政治漫画被纳粹分子告发,指控他犯了“反国家言论罪”。在纳粹臭名昭著的“人民法庭”被判决。一代幽默大师被万恶的法西斯无情地扼杀了,但人们永远纪念他的爱国情怀和才华智慧,永远唾弃纳粹的残暴无情。
在那样艰难动荡的时局中,在纳粹阴云的笼罩下,作者仍能葆有一颗乐观、阳光的心,将爱和欢笑留给世界,这是怎样高尚的人格和纯净的灵魂,每念及此,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
斯人已去,但他的画仍在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人生的“失联”

当年,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近似迂腐的人,却曾给鲁镇酒店带来了一种快活,大人、小孩,跑堂和掌柜都欢喜。尽管这种快活里夹杂着缕缕辛酸的味道,但毕竟有快活,才会觉得生活有滋有味。可是,忽然有一天孔乙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人们再也听不到孔乙己“多乎哉,不多也”的话语。

到了年关,掌柜的取下黑板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了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了中秋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鲁镇酒店一个曾经的“快活”,就这样永远地失联了。

考场范本

人生就是这样,不断地相会、相聚、相拥,却又不断地失联。
失联,表面上,有一种云淡风轻的寡淡与轻松。但内心里,却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心痛:凉凉的、酸酸的、涩涩的。
当年,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就是这样一个近似迂腐的人,却曾给鲁镇酒店带来了一种快活,大人、小孩,跑堂和掌柜都欢喜。忽然有一天孔乙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人们再也听不到孔乙己“多乎哉,不多也”的话语时,人们又开始怀念。
一个人的生命中,必然会经历许多人,但能有始有终的,却百中无一。对此,不必捶胸顿足,也不必耿耿于怀,因为这正是人生的常态,也是命运的魅力所在。
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请带着阳光般的心情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