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勇斗歹徒的学生不吃亏才是公正

5月31日,宜春至金瑞的中巴车上,一名男子突然持菜刀行凶,致5名乘客受伤。危急关头,被砍两刀的宜春三中高三(17)班学生柳艳兵,不顾危险,勇敢地冲了上去,将歹徒按倒在地,并最终夺下歹徒手中的凶器,保护了更多的乘客。

江西高三学生柳艳兵和易政勇在公共汽车上勇搏持刀行凶歹徒,因受伤错过高考。他们的见义勇为受到全社会的赞扬,来自教育部和官方媒体的消息说,教育部将为这两名高三学生组织单独考试,一些高校也向柳艳兵伸出橄榄枝,愿助其圆大学梦。

但随着讨论的展开,不同意见也多了起来。有人认为,坚持高考的公平是国之大事,奖励两个学生的见义勇为不能用高考制度网开一面当成本。

从小范围说,两名学生的见义勇为是在瞬间发生的,它反映了两人品德中最基础的东西。他们制服持刀行凶歹徒,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社会怎么奖励他们都不过分。他们当下最渴望的是上大学,而受伤又直接损害了他们今年正常参考上大学的权利,那么大学对他们破格录取是一种正当奖励,而且社会现在有这样做的资源和条件。

但是把事情放到大范围去说,就可能有另一种结论。见义勇为和维护高考公平是两码事,它们同样神圣。两人的行为可嘉,但如果他们因此破格入学,在当下社会高度在意高考公平的情况下,这有可能被看成是高考制度又被嘉奖道德表现撕出一个口子。这是那些对高考公平信心不足的人所不愿看到的。

我们希望社会以开放的心态对待两名学生的高考出路,在现有的制度框架内,如果能予两个学生方便,帮他们早日实现上大学的愿望,这是好事。维护高考公平是庞大的社会工程,中国迄今坚持得不错,即使我们感觉到这种坚持有困难,我们大概也没必要和两个曾冒着生命危险制服歹徒的孩子较真。

考场范本

文章指出两位学生见义勇为是高尚的,同时承认高考在当今社会的公平性,最后呼吁社会能够拥有更开放的心态。世界并非非对即错,心态放宽,我们还能拥有第三种选择。
见义勇为和维护高考公平是两码事,它们同样神圣。

史铁生:生时“坐”着,死后“站”着

2010年12月31日3点46分,中国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史铁生因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在北京辞世,而再过4天就是他60岁的生日。

史铁生生前多次表达过想捐献自己遗体的愿望。因此,他去世当天,经过化验监测以后,他的呼吸一停止,肝脏就被摘取,送往天津,在那里,一个病人正等待移植。按照凌峰教授的说法,史铁生又把他的生命传递给另外一个人了。

考场范本

史铁生对心灵的追求、对生命的感悟亦呈现超然脱俗之美。他的生命是痛苦的,灵魂却又是那么纯净。从《活着的事》到《写作的事》,从《病隙碎笔》到《我的丁一之旅》……他用生动而通俗甚至是优美的语言追寻和探索了关于我们人生的书籍和未知的道理:人生、命运、爱情、金钱和道义。
正因为如此,他多次表示去世后不搞遗体告别,也不设灵堂,希望像徐志摩《再别康桥》诗里写的那样——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史铁生走了,走的有点突然,却又是那样安然,就像“地坛里”玩耍的那个孩子玩累了回家一般。让人欣慰的是,这位有良知的作家悄然离去,引来了亿万网民的缅怀追思。人们感动的,不仅仅是他永远笑对苦难的坚强,他的文人风骨,他那些开启蒙昧心灵让人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文字,他对生命意义的思考,还有他把有用的器官“无保留、无条件”捐赠他人,“骨灰有意洒在地坛”的高尚情怀……

寒风中捐款的环卫女工

2011年元旦期间,一则《三位可写进当代中国民间编年史的普通姜堰环卫女工》的帖子在网上广为流传。图片中,三名环卫女工身穿厚实棉衣,面对一只捐款箱,艰难地翻兜找钱。据了解,组织捐款活动的是姜堰罗塘人家网站,活动时间是2010年12月31日。为帮助当地一名急需动手术的贫困病人,工作人员冒严寒在姜堰步行街“设点”,三名环卫女工为“帮”贫困病人一把,慷慨解囊,其中一名环卫女工没带钱,现场还向同事借了钱。

发帖人“姜堰泥”称,他看了三名环卫女工捐款的现场照片,泪流满面。事实上,该帖子感动了太多的网友,许多网友跟帖对三名环卫女工表达敬意:“向你们鞠躬”“我很敬佩你,环卫工人”……

考场范本

德国哲学家康德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惟有两样东西让我们深深感动,一是我们头顶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灿烂的星空就是我们的理想,而实现理想的途径就是要具备崇高的道德。无论身份高贵或卑微,只要能够救人于急难,就是一个高尚的人。
现在,为富而仁者少,贫而乐道者更少,因此,这三位女工的行为,更值得称道。高尚的道德就是最大的财富,我们这个社会需要高尚的道德去支撑,建设民主、文明、和谐的未来中国需要高尚的道德,让我们一起呼唤,期待高尚的道德能占据每一个的心灵,高尚的道德能够在中华大地上茁壮成长